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学的博客

时刻欢迎您的来访!

 
 
 

日志

 
 

观音与阿弥陀佛  

2012-08-21 23:05:38|  分类: 观音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 音 与 阿 弥 陀 佛

 我们知道,观音思想信仰源自佛陀释迦牟尼。之所以要创造一个以佛陀思想为本源的观音菩萨,是思慕渴仰佛陀的教徒们,在佛陀灭度后,需要一个客观实在的崇拜对象,因而把大智大慧悟得慈悲怜愍的佛陀之人格,在希求的信仰上构成形而上的实在的法身佛,进而应现为观世音菩萨。教徒们在观音菩萨身上寄托了佛陀永恒的灵格。因而,观音成为菩萨的代表,一直受到教徒和信众的虔诚膜拜,其影响丝毫不亚于教主释迦牟尼,甚至有之过而无不及。不知什么时代,观音菩萨却与阿弥陀佛结了缘,人们说观音是阿弥陀佛的儿子。根据净土宗的说法,往昔过去久远劫,阿弥陀佛是父亲,观音是儿子,所以现世观世音不仅头上顶戴阿弥陀佛,而且做其胁侍,帮助教化,阿弥陀灭后补其佛位。本文的研究任务,就是探讨观音菩萨如何成为阿弥陀佛的胁侍、补处,揭示其关系。从而在这一关系中展现观音信仰的演变和发展。

一、观音胁侍的缘起

所谓胁侍,又称为夹侍、胁立,就是夹着中间本尊侍于左右两胁,庄严本尊威德,遵从其教谕,救世度生。佛陀在世时,会众说法之际,阿难和大迦叶常随侍其左右,称其为如来胁侍,这就是胁侍的肇始,后世常在雕刻和绘画中表示其形象。在现存佛像当中,最古老的为印度抹突罗发掘的释迦牟尼造像,佛陀的后面左右有手执拂子的菩萨各一尊。佛教从小乘向大乘转变发展过程中,胁侍也起了变化。

这时佛陀释迦牟尼的左右,常常是观音、多罗二菩萨,或文殊、普贤二菩萨;弥勒信仰兴起后,观音和大势至成了弥勒佛的胁侍;密教时代,在曼荼罗中观音又成了大日如来的胁侍;到净土信仰兴盛时期,观音和大势至又成了阿弥陀佛的胁侍。随着佛教的发展,多种佛教神信仰的兴起,神祗主尊的胁侍在演变中几经转换,但在大多数场合,观音菩萨均扮演胁侍的角色。探究根源,观音菩萨并不是胁侍者,并没有扮演任何胁侍的角色。观音原始经典《普门品》中,观音菩萨三十三应身,都没有讲是某佛某菩萨的胁侍;新、旧两《华严经》和《首楞严经》,均有本尊的观音之描述,肯定不是其他某一位佛的胁侍;在其他一些经典中,观音也是独立的本尊。再对历史文献进行考察,西晋太康二年(公元281年,下同),慧远撰写《三宝感通录》,[24】其中所描述的观音,就不是胁侍;公元五世纪初法显撰写的《佛国记》,记载中印度大乘佛教信徒尽悉供养观世音菩萨;书中记录西天竺摩头罗国新头河附近民众信仰状况:“供养摩河衍人即般若波罗蜜、文殊师利、观世音等”,明示当时民众信仰中心为观世音,没有提到与阿弥陀佛存在任何关系。公元七世纪初,玄奘法师去印度求法取经,走遍五印,有《大唐西域记》载其求法全部历程,有“从石奉堵波向西渡过大河约三四十里至一精舍,内有阿缚卢枳低湿伐罗菩萨像,威灵潜被,神迹昭显,道俗兢趋供养”的记载。又说佛陀人灭后为维持正法于世,在菩提树下金刚座上供养观世音菩萨。这些都说明,在当时观音具有独立地位,观音信仰普遍受到民众崇拜。

记载观音做佛陀释迦牟尼胁侍的经典,是唐代义净译的《一切功德庄严王经》,经中有“铺中安置释迦佛像,处师子座,现说法仪,右置观自在菩萨”,与左边的执金刚神同为胁侍;不空译的《大方广曼殊室利经》中,亦有同样形式佛像的描述;其他经典[25]中,大多将观音、普贤作为释迦牟尼佛的胁侍。在玄奘的《大唐西域记》中,观音作为释迦牟尼的胁侍,但说法又有不同,摩揭陀国精舍中“有佛立像,高三丈,左有多罗菩萨像,右有观自在菩萨像,凡此三像,以石铸成,威神肃然,冥鉴深远”。在这里,观音真身为释迦佛胁侍,其化身多罗菩萨同为释迦牟尼佛的胁侍。除此以外,也有不同的记载,在《阿噜力经》中,观音菩萨则是以本尊的形象出现,大势至和普贤二菩萨为其胁侍,经云:“中央观自在菩萨,左手执红莲华,右手直下与饿鬼水,发上系结,身着白衣;如前持珍宝璎珞庄严之,天衣黑色,莲华上结跏趺坐。左厢绘大势至菩萨,右厢绘普贤菩萨”。[26]所有这些,观音不论是作为释迦佛的胁侍,或是作为本尊被其他菩萨所胁侍,其影响都不大。要说胁侍的观音,任何人都会联想到阿弥陀佛,感觉到自古至今,观音好象就是阿弥陀佛的胁侍,这俨然成为一种思维定式,成为社会常识。从经典中看,最早记述观音为阿弥陀佛胁侍的是《观无量寿经》,经中第七观说:“无量寿佛住立空中,观世音与大势至二大士左右侍立”。该经是南朝宋代疆良耶舍于元嘉七年(430)译出,在此后的译经中,才陆续出现了观音为阿弥陀佛胁侍的记述。从译经史来看,观音作为阿弥陀佛胁侍出现的时间并不早,之所以把观音与阿弥陀佛紧密联系起来,是有另一番原因。

早在东汉灵帝光和年间(178—183),支娄迦谶译的《无量清净平等觉经》(关于此经,日本学者望月信亨博士说此经译本有三说:一说为支娄迦谶译于东汉,另一说为白延译于曹魏甘露三年,再一说为竺法护译于西晋永嘉三年,在这三说中,僧祗认为是竺法护,粱传认为是白延,历代三宝记《开元录》认为是支娄迦谶。其中支说最为薄弱,白说次之,竺说最为有力。按此种说法,《无量清净平等觉经》的译经时间晚了140。曹魏嘉平四年(252)康僧铠译的《无量寿经》,西晋竺法护于惠帝元康元年(291)译的《光世音菩萨授记经》,更有北凉时期(397—445)昙无谶译的《悲华经》,先后把观音作为阿弥阵佛的补处,特别是《悲华经》把观音作为阿弥陀佛的儿子,使他们的关系密不可分,观音的独立性消失,将其摄人净土信仰中,加上大势至,完成净土三尊结构。

 如果详细考察的话,净土三尊结构原本是不存在的。东汉明帝永平十年(67),印度僧人摄摩腾到达洛阳,曾讲解观音信仰的《金光明经》〔27〕;灵帝熹平元年(172)竺佛朔译出《道行经》,光和二年(179)支娄迦谶译出《道行般若经》,同年支曜译出《成具光明定意经》,中平二年(185)支娄迦谶又译出《首楞严经》,同时期又有严佛调译出《维摩诘所说经》,这些经典都是在东汉时期讲解和译出的,均记载有观音,却都没有说到阿弥陀佛,看不到观音和阿弥陀佛有任何关系。灵帝光和二年(179)译出的《般舟三昧经》,是最早提到阿弥陀佛的经典,但经中一句也没有提到观音。就是净土经典中占重要地位的《阿弥陀经》,也没有任何关于观音的记载。上述经典都是佛教早期的经典,是很重要的文献,不论是谈观音的经典还是阿弥陀佛的经典,都没有谈到对方,都看不到双方有什么关系。因此,我们可以判断。早期的观音菩萨原本是独立的地位,和阿弥陀佛是分别独立存在的,只是在净土思想兴盛之后,才成为阿弥陀佛的辅弼,做其胁侍。关于净土思想问题,我们有必要在此作一简单介绍:江南最早的阿弥陀崇拜者都是北方南渡僧侣,在他们的影响下,南方土著才开始信仰阿弥陀。其中影响最大的当数以慧远为核心的庐山僧团。阿弥陀佛信仰至迟在四世纪后半期流播江左,信奉者主要为贵族士大夫及职业僧人。尽管支谦早在公元223年就译出了《无量寿经》,南地具备了传播阿弥陀信仰的条件,但“公元四世纪时江左信奉阿弥陀佛的大多是北人南渡者。“追根溯源,阿弥陀信仰的流播与公元四世纪上半期佛图澄在赵国的弘法有着某种联系。佛图澄的弘法对象基本上处于低文化层次和无文化层次,因此,他不能像他的前辈那样,主要采用译经、讲法这些传教方法,他有意回避讲述深奥的佛法,只借助道术来吸引信徒。”“他在石勒手下工作之初,据说已使中州的胡人和汉人几乎全部信仰佛教。”〔28〕深深福认为,在部派佛教时代,净土的思想没有生长的土壤。因为当时佛教的信奉者.是以出家僧团为主。而净土信仰,是偏重于在家僧众的信仰,净土思想自然就得不到发展。所以乘经典中,有关净土思想的记载不多。直到般若经出现后,才有一点与净土思想彼此相应的曙光。[29J深福的这种说法可以从考古、文献、译经史得到验证。首先,从考古学遗物来说,公元前后在印度就有佛像的制作,但几乎没有留下一尊可明确推定是阿弥陀佛的佛像;这一时期,印度一般的石碑铭也没有可推知净土思想存在的线索。此后,1977年在秣突罗出土了一件残缺不全的无量光佛,像上的铭文表明其作于公元106年。〔30〕这说明在公元二世纪初期,印度的西北存在着对阿弥陀佛的崇拜,这种崇拜是弥陀净土产生的一个初始条件其次,印度国内的文献几乎没有言及净土思想,从中找不到有力线索有关印度信仰弥陀净土的情形,在四世纪末至八世纪旅行印度的中国侣写下的西行游记中记载非常少。胜吕信静说:“中国的巡礼僧转述印度弥勒与观音信仰,却对阿弥陀佛完全沉默,给人阿弥陀信仰不是印度土壤的产物这种印象”。〔31〕即便有,也不是直接的见闻。其三,《无量寿经》最古老的汉译《大阿弥陀经》,是吴代支谦于公元222—228年译出的。如果那样,则可认为《无量寿经》的初期形态,在印度成立于公元200年以前。支娄迦谶于光和二年译出的《般舟三昧经》已说到阿弥陀佛,因此净土思想的成立应在此之前。由此可见,净土思想的形成,显然要比观音思想信仰晚得多。在古印度,当阿陀默默无闻时,甚而是当阿弥陀名不见经传时,观音思想正为广大民普遍信奉。正是因为观音有如此显赫名声:所以,当净土思想成熟时,后世教徒才把观音摄入净土宗,作了阿弥陀佛的胁侍。

二、观音补处的渊源

 净土信仰形成后,出现了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大势至菩萨三尊结构,观音不仅与大势至作为阿弥陀佛胁侍,而且成为阿弥陀佛的补处菩萨,在阿弥陀佛涅槃后成佛,补其佛位。补处又称补储。所谓补处,是前佛入灭后,接续其成道,递补佛位。弥勒在五十六亿七千万年后成道,是继释迦牟尼佛足迹补佛处的菩萨,故弥勒又称补处菩萨、未来佛。弥勒菩萨根本经典〔32〕所载是佛陀的“记别”;在《大毗婆娑论》第一百三十五、《大智度论》第三、《阿育王传》第四、《般舟三昧经》中均有记载,可知是相当古老的信仰。弥勒是佛陀在世时实有的人物,他是中印度波罗奈国人,最初以波婆梨为师修习婆罗门教,后归依释迦牟尼修习佛教,被佛陀授与当来成佛记别。《新华严经》载善财童子参拜弥勒菩萨:“尔时,善财童子恭敬右绕弥勒菩萨摩诃萨已,而白之言,唯愿大圣开楼阁门,令我得入。时弥勒菩萨前诣楼阁,弹指出声,其门即开,命善财入,善财心喜,入已还闭,见其楼阁广博无量,同于虚空”。由此可知,弥勒补处的思想是相当古老的。

 通过对弥勒补处释迦佛事例的探讨,可以发现,观音补处阿弥陀佛,是受到弥勒补处思想的诱导。观音补处思想,在译经史上最早出现在东汉光和年间(178一183)支娄迦谶译的《无量清净平等觉经》,经云:“无量清净佛,然后至般泥洹,彼卢楼亘菩萨,即当成佛,领全道智典主,教授世间上下八方。”经中的无量清净佛即是阿弥陀佛,卢楼亘是观音菩萨(望月信亨说,《平等觉经》中观音补处阿弥陀成佛说,是远承释迦灭后弥勒补处的说法而来。最近的说法也是承受《阿閦佛国经》谓阿閦入灭金华补处说而来)。西晋竺法护译出《光世音授记经》,南朝刘宋的昙无竭再译出《观音授记经》。经中观音势至补处成佛说,则是把《大阿弥陀经》之说予以增广敷衍的。把观音补处思想推向极致的是《悲华经》,由北凉昙无谶于玄始八年(419)译出。《悲华经》言有世界删提岚者,久远劫前,一位名无诤念的转轮圣王,发心出家,由宝藏如来授与当来成佛,成为安乐国的无量寿如来的记别。经中有很多王子递次发心得与成佛的证言,第一位王子名叫不眴,被授记为观世音菩萨,无量寿如来灭后成佛,成为“光明功德山王如来”,其净土为一切珍宝所成就世界,远胜于无量寿如来的安乐国。《观音授记经》与此有所不同,《观音授记经》载,从前金光师子游戏如来出世时,有名威德国王者治理千世界,有时入三昧,偶尔间国王左右涌出二朵莲华,从莲华中化生童子二人,一名宝意,一名宝上,两人均发心成菩萨,宝意就是观音菩萨,阿弥陀佛人灭后成佛,成为普光功得山王如来,其净土为众宝普集庄严世界。其他各经与这两经大同小异,但均想像过去删提岚善界持劫,甚至溯至太古神话故事,并且均有转轮圣王及威德国王,阿弥陀佛是父亲,第一王子是观世音菩萨,阿弥陀佛入灭后观音成佛补其佛位。观音补处思想在《无量清净平等觉经》发韧,经过《光世音授记经》、《观音授记经》的渲染,至《悲华经》成为强势思想。东晋竺难提译的《请观音经》,南朝刘宋疆良耶舍译的《观无量寿经》,叙述观音是阿弥陀佛的长子,将要补其父亲的佛位,使观音补处的思想益发强化起来。这些说法为阿弥陀佛拥有诸佛净土打下了思想基础,在这些经典里,不仅单是观音菩萨,就连阿閦、宝相、大势至、文殊、普贤等诸佛菩萨都是阿弥陀佛因地之子。

 虽然这些经典都说观音菩萨是阿弥陀佛的补处,但从中国译经史来看,观音经典和阿弥陀佛经典显然不是同时期产生的,近代诸学者研究认为,观音补处经典是相当后世的作品,属于大乘佛教末期。事实上,原始的观音菩萨决不是阿弥陀佛的胁侍、补处,而是完全独立的本尊,和阿弥陀佛本来就是两回事,侯旭东先生关于北朝佛教造像的统计数据,证明这一论断是非常正确的。从中国佛教的宗教实践看,公元六世纪五十年代以前,观世音和阿弥陀确实两不相干,从思想信仰上看,观音信仰反而比阿弥陀信仰要兴盛得多。在宗教实践上,真正把观音统合到阿弥陀佛系统,是在公元六世纪六十年代以后。和净土宗把观音扯上阿弥陀佛,支持观音补处思想所依经典相反,唐代不空译的《金刚顶经》,[33]阿地瞿多译的《陀罗尼集经》,[34]均提倡阿弥陀佛是观音思想中发展出来的。从本章前两节的论述中,可以证实观音思想信仰是相当原始相当古老的,尽管后世被纳入净土宗,但观音思想并没有被阿弥陀思想所湮没,而是依然辉煌灿烂,说明观音思想之深厚之广博,不论与何种思想相融合,仍能闪现其特有个性的亮点,依然能保持其思想的独立性,这也是观音思想信仰至今仍然受到最广大信众崇拜的根本原因。

通过对不同时期不同佛教经典的考察,可以概括出一种结论,或一种观点,即观音补处思想是从弥勒补处的教理中汲取过来的。最初阿弥陀佛思想信仰被认为是释迦牟尼佛法报佛的化身,但在阿弥陀思想崛起后,其教徒为扩大自己的影响,把观音菩萨当作阿弥陀佛的胁侍,并且作其补处,以增强阿弥陀佛的威德,经过长久的朝夕诵读净土经典,日积月累的熏染,因袭成习,信众就认可了观音是阿弥陀补处菩萨的思想。

三、阿弥陀思想的因应

  观音思想原本是独立的,后世被纳入净土宗,与阿弥陀佛形成本尊与胁侍、补处的关系。之所以产生这种关系,不仅是净土宗发展的客观需要,而且具有内在的思想根源。从阿弥陀和观世音、大势至净土三尊结构来看,阿弥陀佛作为本尊像鸟的躯干、车的主体,观世音和大势至两菩萨作为胁侍,像鸟的两翼、车的两轮;鸟因为有两翼才能够在天空飞翔,搏击长空,车因为有双轮才能够在路上行走,纵横天下。所以,位于中央本尊的佛菩萨,选用的胁侍,均为选择有德缘优异的菩萨,这种情况下拥有普门示现,拔苦与乐力量的观音就是第一人选。但世间材质各有不同,佛菩萨生命是本愿是誓愿,只有选择可以辅佐本愿力的适当人材才行。因此,与慈悲柔和救济度众的观音菩萨一起的夹侍,选上有势力可诱导向净土的大势至菩萨。《思益梵天所问经》说大势至:“这位菩萨投足时三千大千世界及魔宫均大震动”;东晋的僧肇在《注维摩经》中,说大势至“有大势力、大神通、十方飞腾,所到之国,六翻震动,恶趣休息”,大势力是其特征。因此,《观无量寿经》中说大势至“智慧之光普照一切,得离三途,得无上力”。有如此特性及愿力的菩萨作为胁侍,使阿弥陀佛如虎添翼,誓愿引导一切众生走向极乐世界。

   关于极乐世界的描述,有60余种经典记载,在这些经典中,佛教净土世界庄严壮丽,多姿多彩。《阿弥陀经》是这样描述极乐世界的,“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日极乐,彼土有佛,号阿弥陀,今现在说法。舍利弗,彼土何故名为极乐。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准确的讲,极乐就是安乐,此安乐是象征阿弥陀佛四十八愿成就相的理想世界;这个理想的安乐国是十万亿国土的未来世,意味着永无穷尽的世界,不受瞬间现在的拘束,暗示如有本愿力能永久地安住下去。而且,人间愿望无限无际,永无满足的一天,这种永无止境的希求念头,含有未来的意思。在此未来世指向西方,属于印度古代风俗习惯,太阳没入西方一语中含有未来的观念。这样解释,可以明了佛教理想要进入觉悟之涯,即涅桀世界,且确实表现出与大乘涅槃思想一致。佛教朝向大乘发展,涅槃的思想逐渐含有深奥的哲学意义,不仅止于寂灭而已。说如来永存,持真如法性成其体性,尤其达到无住处涅槃时有大悲和般若辅翼,生死无挂碍,尽未来际,利乐有情。因此了解无住处涅槃、安乐世界或极乐净土,可以发现极乐思想是合理的。本来苦恼无可避免,在现实秽土活不下去,乃人间常事,因为厌此欣彼,幢憬“胜义有”的极乐世界,这种为莲华化身建立的构想,确实很好,尤其在战乱末劫时期更具其理性。从净土理论的立场来观察,极乐乃是阿弥陀四十八愿成就的世界,在念佛三昧的一心里开现。如果想日日夜夜念佛维持永续,勇猛实践是其第一要务,这就需要大势至菩萨的帮助。未来是现在的持续现在的延长,现在不仅是永恒世界的一个点,现在的本愿,对于通到无穷的未来有重要意义,需要有崇高信念及勤劳力行。因此,称念当下拔苦与乐的观世音菩萨名号,可与标榜永恒的阿弥陀佛誓愿建立起关系,这样以阿弥陀佛为本尊,观音、大势至为胁侍为补处的思想,就不存在矛盾。这样优势互补的净土三尊结构,当是一个合理的调配。

  本文之所以要讨论观音与阿弥陀佛的关系,因其也是观音思想信仰的重要组成部分,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关系,这种思想的融合,观音的思想才更多彩,更丰富。净土三尊结构,成为观音思想新的源泉,它使观音信仰成为永不衰竭的滔滔大河。

注  释:

〔24〕《三宝感通录》卷下。

〔25〕《清净观世音普贤陀罗尼》。

〔26〕《阿唎多罗陀罗尼阿鲁力经》。

〔27〕梁僧祐《高僧传》第一。

〔28〕参见王青《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佛教信仰与神话》,第46——48页。

〔29〕参见王青《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佛教信仰与神话》,第35页。

〔30〕参见王青《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佛教信仰与神话》,第35页。

〔31〕《亚洲佛教史·印度编Ⅲ·大乘佛教》,第127页。

〔32〕《中阿含经第十三说本品》,《增一阿含经第四十五不善品》。

〔33〕《金刚顶经·瑜伽观自在如来修行法》。

〔34〕《陀罗尼集经》第四。

 

  评论这张
 
阅读(99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