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学的博客

时刻欢迎您的来访!

 
 
 

日志

 
 

湮没的都城  

2012-08-27 12:38:4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湮  没  的  都  城

 

                                                                                          一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一个寻常的日子,滍阳城废墟西北丘陵上,几个农民在取土烧砖。他们在此干不少日子了,简单而又繁重的劳动,使他们脸上呈现出呆板而坚韧的表情。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的䦆头会在不经意间,挖出一页古老而神秘的历史……

                                                                                          二

    一座古墓挖开了,在众多的随葬器物中,一件造型沉稳凝重的青铜盨,引起了考古人员的关注,从铜器的铭文看,这是应侯的古墓,这件青铜盨是一件祭器。墓中同时出土的还有一件铜器珍品鸭形盉,人形和鸭形相结合,器物构造极巧,其人形和鸭形维妙维肖,栩栩如生,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观赏价值。

在另一座墓中,一件青铜觯、一件青铜爵和一件青铜簋显得更加精美。青铜簋上的浮雕饰纹,笔工精良,和合着天地阴阳之气,颇显神韵,76字的铭文,也是铜器中铭文最长的。青铜觯、青铜爵更是想象出奇,造型别致,铜器上的铭文韵律清晰,记事明确,是重要的应国文献资料。一座编号为9 5号的墓,令考古专家们心动不已,这简直是一座文物宝库,出土的各种器物达4 0 0多件,有铜器、玉器、陶器、甬钟、编铃、石磬等,其中铜器最多,占百分之九十以上。在一位贵妇的墓中,车马器、兵器等器物陆续出土,一件青铜甗极具考古价值。在发掘中,白玉线雕鹰和黄玉线雕鹰的出土,展示了应侯家族族徽的优美艺术形象,也成为平顶山市“鹰城”美称的渊源。

从西周到东汉,300多座古墓被发掘,其中应国贵族墓葬42座,共出土文物一万多件。应国贵族墓葬的成功发掘,不仅使我们自己感到惊奇,更是震动了国内外考古界,在历史书上找不到说不清的古应国,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在捉迷藏,它躲在废墟,藏进古墓,一躲一藏两千多年,一旦现身,却给世人这样一个天大的惊喜。黄景略、孙会元、朱家滔、杜乃松和郝本性,这些国内一流的文物专家,于1992年相继来到了平顶山,看过出土文物,他们掂量出了这些文物沉甸甸的份量。他们惊异于这些文物的历史文化价值和艺术魅力,惊异于平

顶山有这么深厚的文化积淀,曾有过如此辉煌的古文明。他们再一次领略了中原文化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

1996年,国家文物局评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应国墓地考古,从五百余项考古发掘项目中脱颖而出。

                                                                                              三

    多少代人的寻找,多少代人的期盼,应国这本史书终于被我们打开。从周文王囚困羑里演八卦;到周武王执长戟大戈,兵渡孟津,激战牧野,直捣朝歌;再到周公平定三监叛乱;最后是应侯车进滍阳城,演绎了五百多年的应国(包括成为郑、楚国附庸仍不绝祀)史。

    文王、武王和周公是古代圣人,他们厘定的西周典章制度,礼仪道德,成为后来儒家的社会理想,行为规范。作为周武王后代的应侯,当然奉为圭臬。从应国古墓出土文物看,酒器、食器、祭器、礼器、乐器、兵器、车马和饰物,样样俱备。酒怎么喝,饭怎么吃;席位正不正,宴席如何摆:帽子怎么戴,衣服怎么穿;客人怎么接,贵宾如何送,都有章可循。如此绵延,千古传承,形成了我们中华民族独特的酒文化、食文化、服饰文化、礼乐文化、祭祀文化等等,赢得了文明古国、礼仪之邦的美名。

    在对这些应国文物的精美和历史文化价值的喝彩声中,我倒有了点担心,面对这么多精美的吃、喝、玩、礼、乐、祭祀用具,人们会不会产生这样一种想象,应侯是一个整天处在花天酒地,迎来送往,甚或温柔乡中的花花公子,只图享受,不理政事:只有守成,没有进取。其实,应侯是很有社会责任感,很有作为的。“敬德保民”,这是西周王朝的基本国策,从周王到诸侯、卿、大夫、士,都要身躬体行,应侯自然不例外。这个文质彬彬的诸侯,也经常率师出征,上演着一出一又一出的威武雄壮。

    应侯是周成王的兄弟,把他封在东都成周(今洛阳市)附近,这是周王的战略部署。周初武庚和管叔、蔡叔三监叛乱,周公率师出征平叛,应侯年龄虽然并不大,却也颇有才干和胆量,带上一支军队随周公出征上阵。平叛下来,周公对应侯这个侄儿已是青眼另加,誉称他“应公”。整个西周,应侯始终是周王的左膀右臂。就是到了西周晚期,周王还是格外青睐这位本宗诸侯,赐给他一件兵器,任命他为首领,统率一方军队去讨伐那些不服从王朝的属国。历代应侯,上尊周王,下爱庶民,严然一彬彬君子。    .

    我发现,凡是正人君子,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不论做人,还是为政、办事,都坚守一个前提,就是讲规矩。不管干什么,都是

中规中矩。如果是君子遇君子,话好说,事好办。一旦遇到霸道暴君、蛮横强梁,焉或是卑劣小人,君子一定败下阵来。因为君子面对的人

没有那个前提,只要是他想得到的,为了能得到,可以不择手段,或打或杀,或抢或夺。应侯就遇到了这样的事。那个郑国,是西周中期分封的诸侯国,从立国起就不安分,有时连周王它都敢找麻烦。到西周末春秋初,它的野心开始膨胀,对周围的小诸侯国不断地攻城掠地。终于,它把同宗同族的应国,变成了他的附庸。哪知道它遇住了更强的对手,公元前678年,楚文王率师伐郑,把应国属地夺归楚国,还在汝水附近与郑国划了一道边界线。

    先秦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灭人国者不绝祭祀。应国先后被郑国、楚国灭掉成为附庸,但仍可以四时祭祖。楚王终究不放心应侯,陆续

把应侯家族成员分别遣散到楚国各地,直至战国初期,绵延了五百多年的应侯家族,最后一支族人被遣出了应国故都,应国成了楚国封君的封地。楚国立足不稳,应地又被韩国夺去,最后是归于最强盛的秦国,封给相国范睢,范睢做了第一个应乡侯。秦始皇统一中国,实行郡县制,于应国故地设置应乡。

失去故国的最后一支应侯家族,怀抱着祖宗牌位,怀念着故国热土,含泪登上了泊在滍水的大船,顺流东下,在南顿县(今项城市)一个大河湾,他们抛锚上岸,筑室而居。沉寂了四百多年,到东汉时期,应奉、应劭、应炀这些应侯的后代子孙,从这里出发,以更强健的文化人格,登L了新的历史舞台,创造了应侯家族新的辉煌,把应国这本史书续写得更好更长。

                                                                                            四                                                                                               

    汉建武元年(公元2 5年),光武帝刘秀中兴汉室,封征西大将军冯异应乡侯,应乡又有了一段短暂的荣耀。此后,应乡历东汉、魏、晋、南北朝,西魏恭帝拓拔廓在即位的元年(554),把沉默了五百年的应乡升了一格,设置滍阳县,隋代更名为湛水县,唐初又改为滍阳县,贞观八年(633)唐太宗李世民搞精兵简政,废滍阳县为镇。撤去了八十年的县衙,脱去官衣,远离官场,滍阳城扭脸变成了商家面孔。南北官道,东西水流,滍阳城可能更适于担任商业城镇的职责。它每天不厌其烦地迎接着四方商贾,招待着八方宾客;吞吐着三江货流,聚散着九州资财。它干得不错,头上摘去的是乌纱,换上的是明珠,比先前更鲜亮,更耀眼。

北宋真宗年间,一个路过歇脚的官员,在滍阳城住了两天,就再也不走了,索性在这里置地买房,把家搬了过来。这人是孔子四十五代孙孔昭亮,官任尚书都员外郎,他看中的不是这里的商业气息,赚钱宝地,而是民风淳朴,尚文崇士。圣人之后,道德文章是家传。孔昭亮的儿子孔旼,自幼熟读儒家经典,自然是为科举入仕。但读着读着他犯了嘀咕,我是圣人之后,多长学问,修养德行,行仁爱义举是当做的,我做什么官啊!自此放弃仕途,礼遇士人,善待百姓,按亩纳税,荒年捐粮,德行好也是了不得的,汝州地面上的百姓,遇事不到县里诉讼,不到州衙告状,专找孔旼说是非判曲直。

庆历七年(1047),仁宗皇帝要查访天下义行之士,接到诏书,汝知州很快就弄好了一份典型材料,把孔旼给报了上去,还真行,朝庭给了个通令嘉奖。又过了几年,孔旼的名声越发大了,朝里的官员们感到得给孔旼弄个一官半职,可又怕他不肯屈就,就授了一个秘书省校书郎的荣誉职衔,按时下的说法,就是享受个正科级待遇。嘉祜五年(1060),仁宗皇帝又正式下文,提拔孔旼当了汝州龙兴县(今宝丰县)知县,正科升正县,恩泽可是不小。但孔旼还是不干,一心当百姓给他封的编外知州,不鸣锣不开道,不要衙役不带兵,无论田头路边,只要有老百姓找他说事儿,哪儿都是州衙大堂。好像得了应都风气感染,孔旼不是应氏家族后代,却把健全文化人格作为人生的首选。话说到这儿,似乎使我回过神来,这不正是我几十年来孜孜以求,极力想读懂的吗?

北宋靖康二年(1127),靖康之变,宋室南渡,世事沧桑。都是中国人,不管谁家坐天下,老百姓还是要吃饭,要生活,要过日子。经过一段时间的兵乱,一切又归于平静,通往滍阳城的南北官道上,还是人来人往;滍水照样舟楫如梭,滍阳城还是一如继往地吞吐着三江货流,聚散着八方宾客;滋润着庶民百姓,照拂着雅士文人。

如此千年,历史走到公元一千九百六十四年,人民政府要在这里修建大水库,造福社会,两万多口通情达理的滍阳人,不无留恋地离开了生于斯长于斯的滍阳城,离开了这个有三千年历史的应国都城。水库里的水慢慢地涨上来了,滍阳城也渐渐地沉到了水里,整个三千年的文化,泡到了白龟山水库中。

    平顶山人有福气啊,大水缸里竟然泡着一棵三千年的老山参!

  评论这张
 
阅读(76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