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学的博客

时刻欢迎您的来访!

 
 
 

日志

 
 

情结魂归小峨眉  

2012-09-29 07:27:3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 结 魂 归 小 峨 眉

                                                                             

                                                                                    一                                                        

 在郏县三苏坟苏东坡墓旁,是北宋另一位文学家、政治家,其弟苏辙的坟墓。苏辙,字子由,生于宝元二年(1039),小苏东坡三岁。苏东坡、苏子由之所以同归嵩山之阳小峨眉,实因兄弟二人生前手足情笃,志同道合,共历坎坷,同经磨难,且相约身后相伴长眠。

                                                                                   二

嘉祜元年(1056)三月,苏东坡、苏子由随父苏洵进京赴考,次年正月礼部贡举考试后,兄弟二人又参加了仁宗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同中进士,老父苏洵的文章也名动公卿,一时间,三苏大名传遍天下。四月份,苏东坡母亲去世,父子三人回川奔丧,嘉祐四年九月丧满服除返京。次年九月,兄弟二人参加制科考试后,苏东坡被授为大理评事,风翔府签判,苏子由被授为商州军事推官,老父苏洵也被朝庭任为秘书省校书郎。

 嘉祐六年仲冬时节,苏东坡前往风翔上任,子由因要照顾年老的父亲,辞官留在京城,东坡、子由兄弟二人,幼年一同入学就读。读书之余,他们为满足自己的童稚天性,相伴逛街市,漫步田野,登山游水,每到春天还要同去踏青,逛蚕市。如今哥哥要去上任,兄弟二人再也不能朝夕相伴,于是,送哥哥的子由,一直送到140多里外郑州。十一月十九日这一天,兄弟二入在郑州西门外依依惜别。时值隆冬,一派肃杀的景象,苏东坡登上高坡,回首目送弟弟东去,直到山坡挡住了他的视线,只能看见子由头上黑色的帽子时隐时现。

    子由在送别哥哥后,写了一首《怀渑池寄子瞻兄》:

    相携话别郑原上,

    共道长途怕雪泥。

    归骑还寻大梁陌,

    行人已渡右崤西。

    曾为县吏民知否,

    旧宿僧房壁共题。

    遥想独游佳味少,

    无言骓马但鸣嘶。

子由的诗追述当初进京赴试,途经渑池县时在佛寺歇脚,兄弟二人在寺庙墙上题诗。自己也曾被授为渑池县主薄,又没有上任。这次兄长经过渑池一定会忆起旧事,回想过去兄弟同行同宿,如今一东一西,倍感离别的凄凉孤独。

    看到子由的诗,苏东坡写了一首《和子由渑池怀旧》: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

    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

    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

    路长人困蹇驴嘶。

诗中,苏东坡表示了对弟弟心情的理解,希望他能用达观的态度对待人生的缺憾。并劝慰弟弟,人生分离聚合,或东或西,或得或失,应顺其自然,是不可能刻意追求的。

兄长初登仕途,子由非常关心哥哥在风翔的事业和生活,他经常写信给哥哥,要求他将所见所闻写成诗歌寄来。子由此时在京城闲暇无事,有时在自家园子里种些菜,他把自己的生活及种菜情况,也写成诗寄给哥哥。兄弟二人在接到对方的诗后,都有和作,这一时期他们的唱和之作,由子由编成《岐梁唱和集》。兄弟二人的频繁唱和,不仅慰藉了相互之间的思念之情,而且增强了思想和艺术上的交流,促进了他们的诗作水平的提高和思想的成熟。

                                                                                  三

    熙宁初年,围绕王安石变法,朝野上下展开了一场空前的大论战。苏氏兄弟一向是主张变革的,但他们主张采用自然、缓进的方法处理问题;而王安石则主张采用强制的,集权的方法进行。苏氏兄弟针对王安石变法的弊端,多次上书神宗皇帝进行辩论,且在诗中对新政有所讽刺,激化了与王安石新政集团的矛盾,于是,新政集团从言论上挑毛病,迫使苏氏兄弟外放任职。

 熙宁四年七月,苏东坡离京赴任杭州通判,途径陈州与先他外放的子由会面。子由刚到陈州时写了一首《柳湖感物》,诗中写了柳树,也写了松树生长高山,扎根岩石,吸取寒露,叶短根坚,表达了自己刚正不阿的志向。苏东坡写了<次韵子由柳湖感物》,激励子由保持独立不移的坚强品格。苏东坡走时,子由一路把哥哥护送到颍州。相别时,子由望着渡口上待发的舟船,眼含泪水对哥哥说:“天气冷了,一路多加保重”。

 熙宁七年,苏东坡杭州通判任满,因子由此时在济南任职,就要求调往山东。同年五月,苏东坡任密州知州,济南距密州并不远,但兄弟俩仍不能见面,只好用诗歌来表达相思之情,聊以慰藉。熙宁九年仲秋佳节,苏东坡醉中望月,他想起了弟弟子由,挥毫写下了千古绝唱<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

    问青天。不知天上宫

    阙,今夕是何年?我欲

    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

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

    圆?人有悲欢离合,月

    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

    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

    婵娟.

 苏氏兄弟再次会面,是熙宁十年四月在徐州,子由这次在徐州住了100多天。兄弟两人一同游览了徐州各处古迹名胜,一起度过八月十五。这是兄弟俩七年来第一次共同赏月,子由也填了一首《水调歌头》:

      离别一何久,七度

  过中秋.去年东武今夕,

  明月不胜愁.岂意彭成

  山下,同泛清河古汴,

  船上载《凉州》.鼓吹

  助清赏,鸿雁起汀州.

      坐中客,翠羽帔,

  紫绮裘。素娥无赖西去,

  曾不为人留.今夜清尊

  对客,明夜孤帆水驿,

  依旧照离忧.但恐同王

  粲,相对永登楼.

  元丰二年三月,苏东坡调任湖州,上任途中到南都商丘与子由告别。苏东坡仅从徐州到湖州的路上,就给弟弟写了五首诗。

                                                                                     四

苏东坡刚到湖州上任四个月,被御史台以“毁谤朝庭”的罪名逮捕入狱。御史中丞李定,御史何正臣、舒璮等一帮奸佞小人,横下心要把苏东坡整死。所以如此,正如子由后来说的,“东坡何罪,独以名太高”。当时朝中执政的新党集团,一心要打掉以司马光为首的保守势力,可司马光这时却在洛阳闭门著书,对国事一概不论,使新政集团无法对他下手。偏偏这时苏东坡继欧阳修成为文坛领袖,名声如日中天,况且这几年苏东坡政声也很好,神宗皇帝老是念叨着要重用他。结果是皇帝越念叨苏东坡,新政集团越怕,阻止皇帝重用苏东坡的最好办法,就是找碴子将其置于死地。

    子由对哥哥最为了解。苏东坡在子由心中占有崇高的地位。为了营救兄长,子由上书皇帝,愿以自己的官职赎取兄长的罪;正直的朝臣官员也纷纷上书或劝谏皇帝,要求释放苏东坡;甚至患有重病的太皇太后,也要求皇帝赦免苏东坡。神宗皇帝看到苏东坡确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罪过,一纸诏书,把他贬为黄州团练副使。

    在御史台狱中监禁时,有一次因意想不到的误会,苏东坡感到自己的生命行将结束,遂想起了子由,弟弟将在痛苦的怀念中度过余生;妻子儿女,也将在凄风苦雨中过着艰难的生活。他提笔给子由写了两首诗,其中一首是:

    圣主如天万物春,

    小臣愚暗自亡身。

    百年未满先偿债,

十口无归更累人。

    是处青山可埋骨,

    他时夜雨独伤神。

    与君今世为兄弟,

    更结来生未了因。

子由读到诗后痛哭失声。据说神宗皇帝读后也大受感动,这也是苏东坡最后终于被赦免的原因之一。苏东坡这次蒙冤入狱,史称乌台诗案。

元丰三年正月初一,苏东坡带着长子苏迈前往黄州,走到陈州和子由一起处理了表兄文同的丧事,二月间到达黄州。从苏东坡蒙冤入狱,一家老小十余口就由弟弟抚养、照顾。本来,子由三子七女的家庭生活就不富裕,再加上哥哥的十余口家小,困境就可想而知了。五月间,子由把兄长的家属护送到黄州后,即到九江带着家小到筠州(今江西高安县)贬所上任。元丰七年四月,苏东坡调任汝州团练副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过江到筠州看望弟弟。子由被贬到筠州监盐酒税,直接原因就是受兄长一案的牵连。他每天一早便去市区,在喧嚣污浊的气氛中干一天,总是累得精疲力竭。苏东坡深知弟弟为自己失掉太多,负累太重,关爱之情便愈浓愈重。

这次苏东坡在筠州住了七天,患难与共的兄弟二人互诉离别情,共道知心话。子由担心的仍是哥哥天真直露的性格,多次提醒他不要忘了诗案之痛。

                                                                                       五

元丰八年三月,神宗皇帝驾崩,年幼的哲宗即位,年号元祐,宣仁高太后垂帘听政。在元祐的八年时间里,苏东坡“七典名郡,再入翰林,两降尚书,三忝侍读”,是他仕宦生涯中最辉煌时期。子由入朝为官,也显示了卓越的政治才干,官至门下侍郎,居副宰相之职,比哥哥苏东坡的职位还要高。

元祐八年九月,宣仁高太后崩逝,哲宗亲政,在章悖等一班奸佞小人的拨弄下,改元绍圣,尽翻旧案。苏东坡被贬定州、英州,再贬为建昌军司马,惠州安置。从定州南去的路上,得知子由被贬为汝州知州,他从陈留折道向西,到汝州看望弟弟。在汝州,苏东坡在子由的陪同下观看了龙兴寺吴道子画壁,到郏县拜谒了老子行宫,发现并命名了小峨眉山。

绍圣四年春天,章悖等人对苏氏兄弟的迫害进一步加剧,子由贬为化州别驾,雷州安置;苏东坡降为琼州别驾,儋州安置,成心要苏东坡死在海外荒岛上。渡海前,苏东坡和苏子由兄弟俩在雷州告别,见了最后一面。这时兄弟两人都已是60多岁的老人,此番前往儋州这个蛮荒之地,对苏东坡来说是前途难料,凶多吉少。于是兄弟二人相约,如能生还内地,死后同葬嵩山之阳小娥眉山,永远相伴长眠。这次见面可真是生离死别,子孙在海边痛哭相送,景象十分凄惨。幸运的是,元符三年正月,那个呆鸟皇帝一命呜呼,徽宗即位,向太后执政,罢章悖等奸佞小人,四月间宣布大赦,度过生死劫的苏氏兄弟逐步内迁。

 由于大风耽误了许多时日,苏东坡渡海后,等不上兄长的子由已经北返。在北归的路上,苏东坡收到子由的信,劝他到许昌共度晚年。但年迈的苏东坡在一路湿热浊气的侵袭下,到常州时竞一病不起,于建中靖国元年七月二十八日与世长辞。按他的遗愿,三个儿子扶枢北归,于崇宁元年闰六月二十日,安葬于郏县小峨眉山前。灵柩经过许昌时,子由抱病撰写了《祭亡兄端明文》和《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铭》。“兄之文章,今世第一;忠言嘉谟,古之遗直;名冠多士,义动蛮貊;流窜虽久,此声不没;遗文粲然,四海所传。”非常精辟地概括了兄长一生的成就。“我初从公,赖以有知。抚我则兄,诲我则师。皆迁于南,而不同归。无实为之,莫知我哀。”则把兄弟情谊表述得淋漓尽致。

此后,子由一直在许昌隐居,自号“颍滨遗老”,在务农、著书和教育孙子中打发着晚年时光。政和二年,七十四岁的子由病逝于许昌,遵其遗嘱,葬于小峨眉东坡墓旁,实现了兄弟二人生前荣辱与共,死后相伴长眠的意愿。

  评论这张
 
阅读(70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