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学的博客

时刻欢迎您的来访!

 
 
 

日志

 
 

【转载】重回中华文化母体,请从认字开始  

2014-04-10 08:29: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愚先生大鉴,您好!

看了大作《<新华字典>解不了我的乡愁》之后,我立即将该文打印出来给我即将去英国上高中的儿子读,让他了解的含义,因为我也是地地道道的关中人,也几乎与您同时期在上海读的大学。

不怕说出来,我从小将《新华字典》当作唯一标准教科书来读,在小学时就已经通读;上大学时,专门买了一本新的从家里带到上海;到上海后,又买了一本大些的商务版《现代汉语词典》之后,每一版新的《现代汉语词典》我都毫不犹豫地买下,现在是第八版。但正如您的感受,这些一九四九年之后的东西,无法教给我”“的真正义、理。

其实您的文章若能补充一字的解释,或许会更加符合您一贯的风格,那个字就是(《卷三·五》):英以十二夲士为一先令,二十先令为一镑。中国向外洋购件及他贷借诸款,皆以金榜计。故镑价盈虚伸缩之权,悉操自外人焉。看看,澄衷蒙学堂的幼子们根本不用每周一唱国歌、看升旗,爱民族的意识早已在潜移默化中学到了公民应知的国情、世情、经济学知识。

一九四九年后的文字改革委员会所做的事情,本质就是割断传统文化的脐带。他们的所为与秦统一六国后做文字的统一所希望达到的将语境、思想、文化最终至历史的表述全面收归秦一统是完全一致的,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知识分子明确地提出这个观点。

我买了一套《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给自己,您所言不假:印刷、包装皆精美。唯一可惜的是价钱实在是太高,不利于流行。若能将成本控制在200元左右(这可能需要赞助),将会是善莫大焉的好事。

我又多买了一套,准备送给儿子英国的学校图书馆。希望若有外国的孩子想学真正的中文时,能有一本适合的工具书,或许能给中国的文化界少许挽回些颜面吧。

再次感谢您推荐的好书,也希望能看到您更多的好文章。

                                                           老乡陈

                                                                                                                             201436

 


尊敬的C先生:您好。

非常理解您看到《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后的心情,恐怕类似于久旱逢甘霖的感觉。这是长期置身于文化隔绝环境下的人都会有的喜悦,原来中华文化的根就在那里,作为一个弃儿,我们有重回母体的幸福感。

当我们谈论中国文化命运的时候,别忘了还有台湾和香港,大陆只是一个文化颓败的反例。

源自苏联的这场所谓革命,颠倒人伦、常识,最终断送了中华文化。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统治当局,因为其作为背离普世文明和人性常理,自然需要笔杆子们构筑一个为暴力伦理圆场的理论体系,落实在文化上,便是各种强辩不休的教义,用被刻意歪曲的所谓马克思主义解释人类社会的一切历史和文化,并以之统治人们的思想。

他们当然不会放过使用广泛的字典,一干趋附新政权的文化人建政伊始便着手编篡新字典。由叶圣陶主持的新华辞书社于1953年出版了《新华字典》。肩负“规范现代汉语”和“扫除文盲”重任的字典1957年定型后,成为“新中国”思想塑造工程的基石。可以说,统治者用这个字典建立了一个他们所需要的“新世界”。

虽历经修订,不断删除“过时”的词汇与释义,被官方称为“小型汉语语文辞书典范”最有影响、最权威的小型汉语字典的《新华字典》,仍旧是一个顽固的意识形态标本。其主要功用依旧在维护摇摇欲坠的思想帝国。有使用经历的人都明白,《新华字典》不是一个独立、客观的语义世界,它是一本充满偏见和盲点的大杂烩。用得愈多,你获得的就愈少;愈是相信,离真知和真理愈远。我们和《新华字典》就是这么一个近乎荒谬的关系。

具体而言,有下面几点:

首先,它用自己所拼凑的“马克思主义”那副有色眼镜看万事万物,不承认其他信仰和主义的存在,解释世界是独断的,因独断而野蛮荒唐。在否认灵魂和多元精神的裁判者眼里,世界是枯燥、无味的,一切都是既定的,由革命逻辑决定的。他们对字的释义是封闭的。

试举几例。比如“神”,《新华字典》这样解释:迷信的人称天地万物的“创造者”和被他们崇拜的人死后的所谓精灵——举的例证是“无神论”和“不信鬼神”。迷信又是什么呢?——“盲目地信仰和崇拜,特指信仰神仙鬼怪。”这是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将宗教与迷信等同,以蔑视的口吻讽刺一切信众,而且视鬼神一体。这样的释义,在我看来,已属于精神施暴,冒犯了无数善良的人们。他们对“灵”的解释亦如此:第一、二义项为有灵验,聪明,其次才是“旧时称神或关于神仙的”。“神”“灵”,这两个关乎每一个人精神需求的字,被粗暴地流放到卑贱之地。

其次,他切断了与文化的天然联系,挤干了几乎所有的历史信息,一个个汉字孤零零地俯首称臣,任由注释者打扮。

比如“国”字,第一个义项是“国家”:“阶级统治和管理的工具,是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实行专政的暴力组织,主要由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组成。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和表现,它随着阶级的产生而产生,也将随着阶级的消亡而自行消亡;一个独立的国家政权所领有的区域。【国际主义】各国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在民族解放的斗争中互相支持紧密团结在一起的思想。”——然后才是第二义项——“属于本国的,国货、国歌。”——一个多么可怕的解释,对国家和国民关系的理解完全是基于列宁斯大林那一套暴力论逻辑,由此得出的结论必然是:后者服从前者,国家凌驾于国民之上。避而不谈国家的契约论等现代概念,无宪法、政体等基本文明要素。至于国际主义,更是一个单相思的笑话,中小学师生若以此观念寻求通道,岂不要被看成精神病吗?至于第二个义项,又是以外延解释本义的老伎俩。

您翻开《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卷一,即可看到晚晴文化人对“国”的解释:邦也;古域字,或在口中谓之国,大曰邦,小曰国。在此之外,还介绍了一个历史知识:“筑城为守者曰城郭之国,其不立城马上为国者曰行国。”

哪个能让我们明白“国”的真实含义?

再说说“政”字。《新华字典》释义是:1、政治,还是以词组解释基本义的老套路,问题是,孩子们知道“政治”是劳什子么?且看其对“政治”的解释——阶级、政党、社会集团、个人在国家生活和国际关系方面的活动,是经济的集中体现。——何为“国家生活”?什么叫“经济的集中体现”?一堆原教旨马克思主义概念堆砌在一起,读者对政字岂不望而生畏?2、国家某一部门主管的业务;3、指集体的事务,举例有家政、校政。

《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的释义是:音正,所以正人者曰政;正国者曰国政,正家者曰家政,引申之凡上所施于下者皆谓之政,故虽弊政、虐政亦以政称。简洁准确,含义丰富。

还有“仁”。《新华字典》三个义项分别为:同情、友爱;敬辞;果核的最内部分。这些跟“仁”字有何相干?请看《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的释义:“爱之所由出也,仁义、仁爱;人心也,仁由心出,故果实之发于心者,亦谓之仁,如俗称杏仁桃仁皆是。”

再其次,他们不仅仅割断传统文化,还设置了防火墙,汉字好像可怜的人质,与现代文明无关。比如,“议”字,在《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里除了解释字义为“定事之宜也,欲事合于义,必群相论议也。”紧接着便有了“今中国有事上闻,辄归部议,泰西各国则归上下议院。”,在《新华字典》里,对该字仅有这样的解释——“表明意见的言论,商议、讨论。”至于“议会”一词,那是绝不会有的。

另外,或许由于修养欠缺,《新华字典》对字的解释,时见粗陋、生硬,让人不得要领,字与字细微但根本的差别,几乎被抹杀殆尽。

比如“谈”,其释义为:说,对话;言论;——用“说”解释“谈”,何以区分二字的界限?“对话”又是什么意思?而《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这样解释:“对语曰谈;谈者和悦而言也,谈必两人相对,故世以围棋为手谈,即取两人相对之义。”

比如“诗”,《新华字典》解释道:“一种文体,形式很多,多用韵,可以歌咏朗诵。”《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则曰:“文之用韵者曰诗;诗经为孔子所删定,凡三百十一篇,自汉而后衍为五七言诸体,至唐而以之取士。”

比如“淫”,《新华字典》解释为:“过多,过甚;在男女关系上态度或行为不正当的;放纵;迷惑。”《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释义曰:“平地出水曰淫水,淫者,过而不知止也。故引申之凡有所好而沉溺其中者曰淫,逞其欲而不肯自制者亦曰淫。假借为婬,谓男女不以礼相交也。”

飞机失事,有人在微博上贴了一个《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对“祈”字的释义:“婉求曰祈;有灾变而呼号告神以求福也,引申之凡有求请皆曰祈。”文下配有一副求雨图,百姓分立两旁,一吏行礼如仪,虔诚哀告,看起来非常有趣。打开同样是为中小学生识字用的《新华字典》,解释仅聊聊数语:“向神求福;请求。”一比照,差距立显:前者重点在“婉求”“因灾变而呼告”,后者则变成一般性请求,省略了态度和原因。

二者的区别还不止于此。因为目的迥异,《新华字典》着眼于统制思想,由自诩为宇宙真理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为字做脑切除手术,以所谓科学之刃刈除其活泼有趣的枝桠,必然呈现出机械、僵化、枯燥、生硬的面目。看看《新华字典》对“漆”字的解释:“各种黏液状涂料的统称,可分为天然漆和人造漆两大类;漆树,落叶乔木,用树皮里的黏汁制成的涂料就是漆。”《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又是如何释“桼”的呢?“木汁可以漆物,生桼、熟桼。”对漆树的解释文质彬彬,令人神往:桼树高二三丈余,皮白,叶似椿,花似槐,其子似牛李子,木心黄。六七月间,以竹筒钉入木中取汁。或以斧斫其皮开,以竹管承之,滴汁则成漆。用以饰物美观。旁有一图,茂盛的漆树树干上悬挂着两只取漆竹筒。二者的解释高下立判:前者枯燥无味,后者生动有趣。读《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长大的孩子们对世界的印象和感知,与我们这些被《新华字典》塑化的人,其差距何止十万八千里?

最难容忍的是,《新华字典》的编篡者凭藉真理在握的道德优越感,用“旧时”一词轻飘飘割断了字与文化母体的脐带联系,将其置于荒原上任人轻薄。最滑稽的是,对“坏”的词义,一概以自己的前政敌为例,比如,对“党棍”一词的解释便是,“指国民党内在某一地方或某一单位依仗权势作威作福的头目”“党国”——“国民党有‘以党治国’的口号,因而把国说成‘党国’”

老乡,不知您注意到一个现象没有?汉字突然热起来了,步央视“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之后尘,河南卫视集合了于丹、高晓松等一干评委,开启汉字英雄大赛。有一个题目是让选手写表示鸟的字,一女选手写出“乌”字,竟遭到全体评委否决。评委们或许都没有翻过《新华字典》,“乌”字本义即指乌鸦这种鸟,“乌”乃乌鸦的简称,它当然是一种鸟啊。他们想当然地以为“乌”只有黑的义项,便决绝而权威地冤枉了那位女选手。在《新华字典》的释义里,黑色位列第二义项。即便如此,若没有看《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我们就很难明白“乌”的确切含义。这套胡适先生当年发蒙用的工具书这样说:“雅之孝者为乌,今统名为乌鸦。”该字典对十一岁以上孩子细说其义:“不纯黑不反哺者为雅;白项而群飞者为时雅;大而纯黑反哺者为乌,孝鸟也。”如此一来,谁还能将“乌”“鸦”混为一谈呢!因通身漆黑,人们看不到它的眼睛,故而乌不点睛。如果“乌”不是鸟,在评委们眼中,什么样的鸟才算是鸟?

在我看来,建立在简化字基础上的各类听写比拼节目,都是伪文化建设,因为他们只是让孩子们死记硬背更多更生僻的字,却并不理解其字义。根源在于,因为使用简化字系统,无法还原一个字的原始风貌,无根之字自然难以作为工具之用,只好用生字解释生字,使用者陷入一个自循环系统里不知所云。

这些年,文化界刮起了一股“回到民国”的强劲之风,我视之为文化寻根。在中华文化大河之外被迫流浪了一个甲子之后,我们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真实处境,决绝地走上了回归之旅。我感觉,“回到民国”还远远不够,《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不是已经把我们带到晚清了么?若要走得更远,比如宋唐汉秦周,甚至更远,我们就不能不从认字开始。认正体字——我不用“繁体字”这个可笑的概念,老祖宗所创造的汉字是正体字——堂堂正正,永生不灭。

即颂春祺!

老愚

2014313夜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