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学的博客

时刻欢迎您的来访!

 
 
 

日志

 
 

妙善传说发生地刍议  

2014-09-22 08:17:24|  分类: 妙善传说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妙善传说发生地刍议

 

随着《香山大悲菩萨传》碑帖的公开出版,时隔几百年以后,香山寺的《香山大悲菩萨传》碑再度受到热议,平顶山香山寺为大悲观音菩萨证道圣地亦为世人公认。追根朔源,《香山大悲菩萨传》源于妙善传说,而妙善传说究竟何时发生,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笔者根据田野调查和相关资料,细捋爬疏,从蛛丝马迹中寻求线索,勉力窥其一斑。

香山寺南4里,青石山与湛河之间,是唐宋元香山寺庄园——香山街遗址,明洪武二十五年奉旨在此建立军屯兵营——石桥营。香山街、石桥营居民世代信奉大悲观音菩萨,先后建有大悲院、观音堂供奉大悲观音菩萨(清末民国以来又称“奶奶庙”),由香山寺派僧人担任住持,直到清末民国初(1960年代中期寺院被拆毁)。这是一个大悲观音信仰浓厚,代代传承的村落。明代朝廷规定女人不得进寺院,十五世纪末,香山周边地区出现了一个叫妙善菩萨教的民间教派,成员均为女性,吃斋念佛。由于身份规定严格,这个民间教派成员很少,每月轮流在各个成员家庭聚会一次,主要习诵《观世音经》、《大悲咒》、《心经》等,平时各自在家礼佛诵经,清嘉庆年间增加一项宣卷活动,宣卷内容为《千手千眼大悲宝卷》。1930年代后期,石桥营有一位叫任秀的加入当时尚存的妙善菩萨教,吃斋念佛,终身未出嫁,1967年去世。1984年至1993年,笔者曾多次和任秀的兄长任端章先生长谈,了解有关妙善菩萨教情况,进而了解妙善传说的渊源和传播情况。

据任端章先生介绍,参加妙善菩萨教的多是大户人家的大家闺秀,规矩很严,除了本教人员每月一次集体诵经,平时在家上香诵经,很少与外人接触。任端章家族世代信佛,伯祖任凤展在清光绪年间曾担任过香山寺的山主,为香山寺办理捐施修建事务,因此对任秀从小吃斋念佛并以妙善为例终身不嫁表示理解。任端章、任秀的父亲任有礼英年早逝,任秀一直跟着兄长生活,任端章学识渊博,为人正直善良随和,对妹妹格外照顾,任秀有什么事也愿意对哥哥说。全家人都信佛,语言交流、沟通没有障碍,说话就比较方便。民国后期(公元1940~1947),任端章、任秀兄妹曾就《法华经》、《金刚经》、《心经》、《大悲咒》等佛经义理进行过多次讨论,论及三皇姑妙善香山修行得道及其渊源,任秀说教内(妙善菩萨教)有传承。据传,事情是这样的,香山东北8里古父城有一座庄王祠,后边大殿内供奉着楚庄王和王后娘娘。北齐天宝年间(公元550~559)的一年二月十九日破晓以前,守护父城庄王祠官员的家属中,有两位佛教优婆夷(女性居士)张氏和杨氏,她们上香后正要跪拜,忽听空中有梵乐之声,香气弥漫,光明晃耀,忙到院中观看,只见一位菩萨脚踏莲台缓缓从空中落入庄王祠,进庄王殿,向庄王和庄王娘娘像行礼。行礼后,菩萨对张氏和杨氏说:“我是楚庄王三女妙善,前劫在香山修道,被佛祖授记为观世音菩萨,今天是我诞辰日,特从香山寺回来向父王、母后行礼报养育之恩。”说完,菩萨菩萨脚踏莲台升入空中向西南香山寺方向浮云而去。张氏、杨氏念佛修行多年,今日得见妙善菩萨真身,可谓善缘福报,连忙跪拜送别菩萨。随即,张氏和杨氏向城中人述说妙善菩萨圣诞日显灵,回庄王祠叩拜父母之事。从此,妙善的故事开始在父城香山地区流传。

对于这一个说法,由于年代久远,已无法考证。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最早的妙善传说确实是把妙善作为楚庄王的女儿传播的,这些有明代以来的历史文献佐证。从这些久远的传说和明代以来的文献分析、推测,在佛教尤其是观音信仰非常崇拜的北朝后期,父城有一位崇信佛教并阅读过很多佛经的文人,在佛经中选取妙善菩萨作为观音菩萨的前生肉身人物,与本地古代历史上最有名的楚庄王结合成父女关系,编撰了一个比较简略的妙善香山修行证道成佛的故事,并在香山周边地区传说。从目前笔者所见到的明正德年、明万历年、清康熙二年、清康熙三十四年、清乾隆年、清道光年6种《汝州志》版本看,明、清六志的《寺观》卷、《仙释》卷,记载的大悲菩萨妙善条目,都说妙善是(父城)楚庄王季女或楚庄王第三女。连《古今图书集成》这部国家级官书也引用《汝州志》记载,说妙善是楚庄王第三女。明、清两代《汝州志》诸版本,众口一词说妙善是楚庄王第三女(1994年版《平顶山市志》、1981年版《中国名胜词典》、1994年版《河南文物名胜史迹》等亦作如是记载)。那么,楚庄王和妙善的父女关系形成和演变发展,一定会有一个历史的轨迹,这是我们探讨妙善传说起源的切入点。

首先是楚庄王与父城的关系。父城西周至东周初年属应国,在应国都城应城(今平顶山市新华区滍阳镇)东北25里。春秋早期,应国被郑国兼并,公元前678年,楚文王伐郑,“封畛于汝”,应国地域归人楚国版图,遂后建城父邑,派大将镇守。楚平王六年(公元前523年),命太子建驻守。城父邑由储君太子建驻守,事实上成为楚国的陪都,在楚国的政治地位很高。西汉初年,为与安徽城父相区别,改为父城(为叙述方便,以下统称父城),置父城县,属颍川郡,成为颍川南部诸县的区域中心。楚庄王于公元前613年至前591年在位,曾饮马黄河,问鼎中原,是楚国历史上最有作为、最负盛名的君王,为春秋五霸之一。楚庄王北征途中,父城作为行宫在此驻跸。太子建驻守时,由于曾祖父楚庄王在楚国历史上文治武功政绩最好,名声最大,很受国人敬重,特地在父城建了庄王祠以示纪念,父城由此俗称为庄王城,称庄王祠为楚庄王故宅;明正德本《汝州志》白雀寺条,也说父城世传有楚庄王故宅。这个问题不在于父城楚庄王故宅有没有历史根据,而是着重说明春秋时期楚庄王在父城地区的影响很大,这种影响两千多年持续不断,至今仍盛不衰。

其次是楚庄王与妙善的父女关系。春秋中期稍前,父城地区就归属楚国,父城建城后,储君太子建曾在此驻守,楚昭王、楚惠王亦先后在此驻跸,尤其庄王祠的兴建,当地百姓能够朝夕叩拜万人景仰的楚庄王影像,把楚庄王作为一个英雄的象征,久而久之,在人们的心理上形成了一个楚庄王情结。因此,北朝后期当妙善的故事在父城香山兴起时,就把妙善与楚庄王联系了起来,在演变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父女关系。当地有一个民间传说,很形象地说明了他们的父女关系。那是在楚庄王征战中原的时候,驻扎在父城南的大龙山东部山顶上,楚庄王曾在山顶上擂鼓助战,当地百姓就把楚庄王驻扎过的山叫擂鼓台寨,1990年代,平顶山市建设路与光明路交叉口西南街心公园内,建了一座楚庄王擂鼓的浮雕,表现的就是这一个历史传说。《法华经》中有一位妙庄严王,父城历史上有一位楚庄王,这应该是善传说中妙善与楚庄王父女关系起源、演变的切入点和结合点。有人讲,楚庄王时佛教尚未建立,妙善在香山证道成佛,缺乏历史根据,讲史实这种说法是对的。但我们可以看看释迦牟尼讲过的佛经,很多古佛都是在他之前数劫甚至是亿劫前成佛的,这就是宗教。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研究员张总先生,对宗教一词作如是阐释:“宗教的本质在其信仰层面,无论其说法如何,必定是虚实相生的,宗教信仰的种种说法,不会都是史实。如果都是史实,没有奇迹神异发生,那就不会产生宗教说法,不会满足人们的精神需要。为增添神圣性,神异的说法在时代事迹上不免有追溯之说。”妙善是楚庄王的女儿,在香山证道成佛,就是同一个道理。

再次是《汝州志》记载的故事形态。楚庄王是公元前七世纪到公元前六世纪初的历史人物,北朝后期兴起的妙善传说,把楚庄王作为妙善的父亲,这是以历史人物增加故事可信度的做法,这种方法在神、佛传说中是常见的。我国著名民俗学专家钟敬文先生对此有精辟论述:“有一部分传说,原来可能是有那一度发生过的事的。但是这种传说到底是少数,而且在传述中,它也不断……受到艺术的加工。它跟原来的事实已经不会完全一样了。从这种意义上说,传说大都跟神话和民间故事一样,是一种虚构性的作品,并不是一种真实的历史事实。它跟那些史书上记载的事件,是有显然区别的。但是,如果从另一种意义上说,任何传说都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因为它的产生都是有一定的历史现实做根据的……都不能脱离历史的条件,也就是说不能不带一定的历史性。传说是往往就一定的当前事物或历史人物给以讲述的,不必说,它具有一般的虚构作品的广义的历史性,除此以外,它还加上那些狭义的历史的形式——即采取溯源的、说明的态度,并且联系到历史上的人物或当地存在的某些事物,这就使人觉得它是历史的。”(钟敬文《传说的历史性》,见《钟敬文民间文艺学选辑》,第195、196页)这样来说,北齐天宝年间中原父城香山出现妙善的传说,也就毫不奇怪了。传说虽然是虚构性的,但历史上确有楚庄王其人,当时楚国北部边境确实有父城邑,父城确在香山东北方向,城内有称为楚庄王故宅的庄王祠,城外建有白雀寺,楚庄王在父城地区的确有过政治、军事活动并在此驻跸,在当地产生的妙善传说,说楚庄王和妙善是父女关系,是有一定历史现实做根据的,这也是妙善传说的历史意义所在。妙善传说最初产生于民间,作为广大民众的宗教诉求,在民间教派中自发流播,并在流播中演变、发展,虽然演变的痕迹损失了,现在已看不到流传变化的过程,发展结果还是有史料记载的,北宋后期汝州香山寺立的《香山大悲菩萨传》碑,就是正统佛教和文人居士对妙善传说加工润饰的结果。这说明,随着民间教派长期以来的坚持不懈传播,妙善传说不仅得到了广大民众的认可,也逐步得到了正统佛教的认可,但他们也对妙善传说进行了加工改造:一是形成了一个曲折动人而又完整的故事;二是使它更加符合佛教教义;三是把民间传说中的楚庄王改成了庄王,模糊了历史,增强了神异性。汝州从宋代开始修志,宋、金、元及明前期方志虽已不存,但明中期以后的《汝州志》记载,均言妙善的父亲为楚庄王,方志记载与《香山大悲菩萨传》中的庄王有所不同,与其他有关妙庄严王、妙庄王、苗庄王的说法也有所不同,合理的解释,楚庄王是原始的妙善故事形态,《汝州志》没有采用正统佛教加工改造过的庄王、妙庄严王的说法,也没有采用民间后起的妙庄王、苗庄王的说法,而是采用了妙善传说的原始形态。

其四是《汝州志》记载的时代背景。妙善神话传说为民俗事象,作为一项内容写入《汝州志》,是有其特定时代背景和文化背景的。钟敬文先生主编的《民俗学概论》第十四章《中国民俗学史略》讲得很明白:

元明清社会文化的民间化,有两种背景:一是汉族与少数民族文化的融合;二是正统文化与中、下层文化的融合。在这一时期中,人们出于亲历的社会变动的苦恼,向束之馆阁的正统儒学再次提出了挑战。为了保持历史文化的系列性,封建知识分子不得不搜寻含有可重复事象的民俗文献,以倡自救。到了明代中叶,产生了新的社会因素,封建知识分子又在对民俗文艺新现象的观察和记录中,成了民俗文献的发掘人和保护者。

康熙《河南通志》指出,收集和整理地方文献史志,并承担修撰工作的,是一批“夙儒名贤”。他们大都集中于乡绅和地方文人两个阶层。他们的特点,是在心图恢复、引渊叙流的同时,记录了当时的民族生活和民俗文化互相融合的事实。

引文所指出的时代背景和文化背景说明,元明清时期,汝州地区流传的妙善传说,妙善的父亲是楚庄王,并不是后来在其他地域所流传的妙庄严王、妙庄王,尤其是流传最普遍、最广泛的妙庄王。从历史文献资料看,妙庄王的说法产生于元代中期(14世纪初),和楚庄王、庄王、妙庄严王等几种说法相比,产生时间最晚。通过对历史资料的分析比较,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妙庄王的形成轨迹,它正是在楚庄王、庄王、妙庄严王几种形态的基础上,逐渐演变形成的,这是妙庄王形态出现得最晚的原因。也正是它出现得最晚,才最适应社会各阶层、不同地域的传播需要,从而达到民间化、民俗化。而明清《汝州志》记载的妙善传说,则是保持了汝州地区“历史文化的系列性”,是对汝州地区自古就流传的妙善传说的“恢复、引渊叙流”,而这些地方志的编纂者,自觉不自觉的“成为民俗文献的发掘人和保护者”。同时,他们又记录了当时当地民俗文化的真实状况。行文到此,已经不言自明,明、清两代《汝州志》所载妙善传说中的楚庄王,不仅是当时的民俗记录,而且是当地更久远的“历史文化”,有着深远的历史渊源,这个渊源就是产生于北朝后期的妙善传说原始形态。楚庄王是妙善传说最原始的形态。

    从对妙善传说历史文献及背景资料分析、研究看,妙善传说的发生地,是在中原父城香山地区,具有显著的区域性。适应历代广大民众的宗教诉求,妙善传说也在不断演变发展,并根据传说的区域性、变异性、民间性的特点,最终流布于国内各地,并变异为不同地域特点的妙善传说。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