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学的博客

时刻欢迎您的来访!

 
 
 

日志

 
 

刘若宰与香山寺状元碑  

2014-10-21 08:01:47|  分类: 大香山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若宰与香山寺状元碑

  

明崇祯元年(公元1628),汝州香山寺住持福恕与居士杜齐召领衔,率众重修大悲观音大士塔,次年十月竣工,崇祯三年(公元1630)立碑记其事,请状元刘若宰撰文并书丹《重修香山观音大士塔碑记》。因碑文由状元刘若宰所书,故称其为状元碑,留下了一段历史佳话,

刘若宰(公元1595~1640),字胤平,号退斋,安庆府怀宁县人,前山东布政使刘尚志第四子。“性明敏,数千言能力就,楷书行草无不精绝”(清康熙六十年《安庆府志·乡贤传·刘若宰》)。天启七年(公元1627)中举,崇祯元年殿试中一甲一名,崇祯皇帝钦点状元,授谕德职务,充日讲官,为帝师。崇祯十一年(公元1638)秋,因母病一连五次上书请求归养,得到批准,崇祯帝诏书:“讲筵启沃,积岁著劳”,赐银币驰驿归里。崇祯十三年(公元1640)正月母亲病逝,四月十三日,刘若宰也因劳疾去世,时年45岁,追赠“詹士”(《怀宁县志》1996年1月第一版)。

刘若宰身为状元,自是才学高深,知识渊博,从其所撰《重修香山观音大士塔碑记》,即可窥其文学才华之全貌。《重修香山观音大士塔碑记》,首先是融佛学禅理于文中,独创一格,文风令人耳目一新。刘若宰不仅于儒学上承传统,下承家学,而且博览佛经,于佛学颇有心得,深受佛教文化熏陶。因此,在《重修香山观音大士塔碑记》中,一扫记事碑刻中常见的陈腐庸俗之气,采用骈偶体,韵散相间,清新可丽。“疑龙譬象悲华,转觉地之轮;析色明空水月,熄烦城之焰。良繇家悬梦铎,人炳心灯;故尔夙富资粮,生圆性海。诚慈门之标指,即大众之梯缘也。”这一段的意思概括说,佛法境界高妙,人要向善,修行到无善无恶一心向佛的境界。但看不到一句俗语,全部是佛教词语,采用骈体、对偶、排比句法,又不空泛,言词深邃,意境宏阔。碑文对观音大士塔是这样描写的:“宏开峻宇,亘压危磐。挂清汉以控宏图,列金容而罗玉相。须弥绝地,遥瞻丈六之光;兜率凌云,依稀尺五之上。会婆罗于贤劫,示妙觉之真境。华欞共珠辉,雕薨与金精并丽。将使凡流拾级,瞥眼尽见山河。慧暗同登,举足能齐日月者也。”这段描写极言观音大士塔高大、雄伟、壮丽,金碧辉煌,却不见常用的形容词,不落俗套。包括佛法遭劫衰微,寺院颓败,僧俗发愿重修塔、造寺,佛法重辉。整篇碑记,除转折处用少量常见散文句法连结外,其他大多采用四六句、六四句、六五句,或是四言、五言、六言、七言对偶排比句。看似六朝骈体文,却比骈体文句法丰富、灵活;句子对仗工整,绝无华而不实之词。字词意蕴深邃,读起来朗朗上口,一气呵成,富有情感,韵味无穷。

其次是善用典,意境深邃。古人属文多用典,似是不足为怪。但通览《重修香山观音大士塔碑记》,所用词、典并单纯非传统的、固有的汉语词汇,而是多源自印度佛经。如祇陀、慧烛、窣堵、法云、龙象、觉地、六度、法雷、群生、慧日、四众、三昧、香泥、四禅、普门、依皈、法藏、三途、接引、宿愆、毗尼善信、大士、伊蒲、蛤隐慈颜、沉水、香霏、白乳、军持、法雨、粥鼓、腾境、冥缘、无生、莲社等等。佛陀释迦牟尼自幼聪敏颖悟,受过良好的文化教育,学识渊博,出家悟道不仅是一位杰出的传经布道者,也是一位富有文学才华的人。他说法常常用譬喻的方法,借用故事或举出事例,使说法的语言具有艺术性。为便於记忆,多用韵文,使得佛经文学性比较强。佛经是产生在与中国传统文化背景迥异的古代印度,其词汇大多是中国古代文化中所没有的。佛经汉译,为中国傅统文化带来了数万个新的词汇,极大地丰富了中国语言艺术。在这里之所以不惜笔墨将碑记中相当部分佛教词汇一一列出,意在说明这些词不仅个个意蕴深刻  而且都可以称为典故,每个词都可以讲一个生动有趣的故事。作为科举状元的刘若宰,对傅统文化词汇的掌握和通用,当然是轻车熟路,无可指摘,但是对这些大量外来词汇、典故的熟练掌握和巧妙使用,如果不阅读并熟知大量佛经是不可能达到的。在这篇《重修香山观音大士塔碑记》中,刘若宰一扫傅统碑文的固有模式,一步一典故,一典一境界,把梵汉词汇融为一炉,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化腐朽为神奇的撰文,丰富而又有机结合的梵汉词汇,寓意深邃的典故,工整严谨的对仗,和谐优美的韵律,骈散相同的句法以及充满诗意的语言、使之成为一篇杰作。一篇600余字的碑记,充分展示了刘若宰的文采,犹如壶中掀风暴,一粒河沙见三千大千世界。

据可靠资料记载,刘若宰亦工诗,他古诗词作得不错;“诗歌隽永”(清姜绍书《无声史诗七卷》,清华大学图书馆藏清康熙五十九年李光暎观妙斋刻本),是指他的诗词意味深长、引人入胜。刘若宰目前存世的诗作不多,《怀宁县志》收录了一首《程亨象赞》韵文:其他有关资料看到他存世的诗作有二首,或是诗词题扇,或是条幅楹联。然这些诗中可窥见其形象思维之能力绝非一般。由于刘若宰英年早逝,《明史》无传,为了充分了解掌握刘若宰的史料,2009年5月,宝丰书画研究院长曹二虎、副院长何清怀,特邀笔者一道去安徽省安庆市查阅资料。在刘若宰安庆私宅的后花园,即现在位于安庆市孝肃路105号的状元府宾馆前,立有许多名人书丹的碑刻,其中有一巨石刻刘若宰行草书对联“六桥衣履香仍客,一夕蒲菱月有家”。“六桥”在杭州西湖,北宋时苏轼始建。“六桥衣履”指代夜游西湖的文人学士们,刘若宰在此用以借指自己的家乡的良辰美景。凉风习习的明月夜,在安庆的湖光山色中,文人学士们或徒步或乘船赏月,吟诗作词,颇有东坡遗风。月洒清辉,波光粼粼,闪灼在无边的蒲草菱荷之上,令人陶醉,令人痴迷。在这一副对联中,刘若宰写出了家乡的无限美景,倾泻了无尽的感情。在仅仅十四字的上下联中,竟然动用了对偶、借代、用事、通感、夸饰、拟人等修辞格,隽永蕴藉,意味深长,嘴嚼品尝,玩味无穷。思虑之深,求之细而臻于工歟!这比“乡比西湖美,人带东坡风”或“湖光山色家乡美,文采风流人物多”之类楹联该是别有一番风味吧!文学讲究的是含蓄,含蓄者,含而不露,耐人寻味。就某种意义讲,含蓄的程度标志着作品的品味,刘若宰的文学作品即是如此。

刘若宰不仅文采出众,同时善书善画,其书画艺术在中国书法史和美术史上也占有一席之地。《中国美术家人名大辞典》载:“刘若宰,怀宁(今安徽安庆)人……崇祯元年(公元1628)殿试第一。工诗,善临池,戏作墨花,颇有别趣。”《中国画家大词典》同样也载:“刘若宰,善临池,戏作墨花,颇有别趣。”印度佛教传入中国后,曾经利用各种艺术形式宣传佛教。在这些艺术形式中,造塔和雕塑是佛教原有的,建筑和绘画虽然为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但后来却深受佛教影响。惟有书法这一中国独特的传统文化艺术,受佛教影响小,却被佛教广泛运用。那些成千上万的寺院碑刻和抄写的经卷即是明证。在平顶山香山寺1800多年历史上,曾经立过100多通碑刻,有300多座高僧墓塔铭石,数十座不同时期的经幢,都是历代书法艺术与佛教文化相结合的瑰宝。香山寺现存历代碑刻尚有十几通(不包括存于他处或仍埋于地下的部分残碑),其中有三通碑的书法,千百年来为世人称颂:一是北宋元符三年(公元1100)九月蔡京楷书的《汝州香山大悲菩萨传》碑;二是金大定二十五年(公元1185)师俭楷书的《重修汝州香山观音禅院记》碑;三是明崇祯三年(公元1630)十月刘若宰草书的《重修香山观音大士塔碑记》碑。香山寺现存有两通草书碑,从书法艺术的角度看,以刘若宰《重修香山观音大士塔碑记》碑的艺术价值为高。

在中国书法史上,不乏好的草书。自西汉章草形成,东汉张芝、东晋王羲之父子、唐代张旭和怀素、宋代黄庭坚和米芾,一路相承,又各有特色。明初书法分文人书风和宫廷台阁体,中期从宫廷台阁体中逐渐走出来,注重个人情致的表现,以江南祝允明、文徵明、陈淳、董其昌为代表,草书在前人基础上变化出新。刘若宰生长的晚明时期,是中国文化发展史上的重要转折时期,随着禅宗思想的流行和泰州学派的崛起,个性解放思想渗透到哲学、文学和艺术的各个方面,这一时期出想了徐渭、张瑞图、黄道周、倪云璐等一大批风格特异的书法家。这样,也必然影响到刘若宰的书法艺术。刘若宰工楷、行、草,尤以草书见长,在《重修香山观音大士塔碑记》中可以看出,他在继承王羲之、赵孟頫平和书法的基础上,又得益于宋克一脉的文人书风,同时又不失祝允明、文徵明的吴门风格,其书纵横飘逸,潇洒韵致,娴熟流畅,用笔缠绕连绵,疏拓秀媚,婉丽乃逸,在恣放中表现雅逸,灵动中透出清秀,使人欣赏后有莺飞燕舞、雨细风和之轻快感。

从崇祯皇帝朱由检喜爱刘若宰的草书也可以看出其书法之名气。刘若宰于崇祯元年中状元之后,授以翰林院编修之职,崇祯皇帝爱其学问,令其担任经筵日讲官,给皇帝当老师讲学。清康熙六十年(公元1721)《安庆府志·乡贤传》载:“有中使持四扇索书四时诗,宰忽之。以诸生时咏物句为作狂草,后于讲筵见上所挥扇乃中使索书者。”就是说,崇祯皇帝喜爱刘若宰的草书,但碍于身份、面子,不好直接出面索要。有一天,两位中使拿了四把折扇,求刘若宰草书题字,中使是皇帝身边的侍臣,不能得罪,刘若宰就选了咏春夏秋冬的四首诗,挥毫草书题于扇面。值暑热天气,刘若宰在一次侍讲时,看到皇帝手中拿的扇子,正是他题写的草书扇子,这才明白当时要求题字的中使,原来是皇帝私下所派。刘若宰的书法传世甚少,现在所知的有书法扇面《寿孙太翁》等3幅,及安庆孝肃路巨石行草书《六桥衣履香仍客,一夕蒲菱月有家》对联。其草书风格沉着稳健,潇洒秀逸,令人爱不释手,流传至今,确是弥足珍贵。

从《重修香山观音大士塔碑记》中还可以看出,刘若宰融佛教义理和禅学于书法之中,通过一点一画的精妙用笔,表现其心底对佛菩萨的一片虔诚,对重修香山观音大士塔的赞扬和崇敬之情。其灵动秀丽,飘洒神逸,富有张力的草书,不仅继承了晋代“二王”以来的草书遗风,更表现了他的创新精神、书法审美情趣和艺术创造力,也说明了刘若宰对草书艺术的成熟把握和表现能力,这无疑使其作品真正成为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明崇祯元年状元刘若宰,不仅学识渊博,在文学艺术上有着耀眼的才华和辉煌的成就,而且在为人做官的人品气节、忠孝仁义的儒家伦理道德、虔诚的宗教情怀等方面,都堪称为楷模。一通《重修香山观音大士塔碑记》碑,折射了刘若宰这位明末状元的非凡魅力,不只是今天,即使在未来,他将仍然会对社会产生较大的影响,在大香山闪耀其璀璨的光辉!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