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学的博客

时刻欢迎您的来访!

 
 
 

日志

 
 

冉云飞:如何审美“故乡”?  

2015-04-17 09:50:15|  分类: 社会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冉云飞:如何审美“故乡”?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朱晓剑2015-04-16 22:14

[摘要]千百年来,故乡的演变史,或许更能说明它是不断在“沦陷——重生——沦陷”中进行,改变的只是人类对故乡的看法而已。


冉云飞:如何审美“故乡”?

作家冉云飞

时下谈论故乡是时髦的话题,有时在饭局上在茶铺里,少不得谈论起她,以及那渐渐消逝的风物,若是到了感伤时,也会落下泪来。不过,在作家、学者冉云飞的《每个人的故乡在沦陷》里,谈论的故乡并非是单纯的出生地狭义概念,而是广义的巴蜀地区的文化研究。在这一点上可以说是,以故乡之名,感叹文化消逝之流速,那是人文情怀的一种凭吊。

从百年旧事中打捞对故乡的深情

《每个人的故乡在沦陷》这个书名的来源是最早在天涯社区的几位朋友写的同题文章,结果是一纸风行。这当然是对故乡的情结让不少人从中找到了共识。但就每个人的故乡而言,却又是各不相同的。在跟冉云飞的聊天中,时常会出现巴山蜀水的旧人旧事,他们构成了巴蜀文化的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因种种原因,却时常成为被“遗忘”的人与事。周围的不少朋友对巴蜀的文化了解,更多的是在各种聚会上,这一种聚会形成了冉云飞所说的精神“故乡”。

这样的聚会中,冉云飞时常发表他对一些问题的研究成果,如传教士入蜀记,如民国NGO的研究,如对大慈寺院的解读等等,也都是别开生面的话题。这些学问来自于故纸堆中,在不起眼的地方发现文化的意义,在他是家常便饭。多年以前,曾跟他相遇在送仙桥以及古旧书店,每去一个城市,他都不忘淘书,积累了众多的原始资料,一旦挖掘出来,都颠覆时下的文化判断。这种识别与判断能力,得益于见多识广,更跟他对文化的热爱相关。

这热爱是对故乡饱含的深情,是,也是对现代文化的观照。如冉云飞对教育的研究,促使他写出了《沉疴:中国传统教育的危机与批判》和《给你爱的人以自由》,从身边出发,探求身边的学问,这也是他研究学问的一种习惯。因之,他虽在重庆酉阳成长,但对成都的历史人文关注尤其多。这可从收入在收录在此书里的《渡尽劫波兄弟在:成渝互掐小史》看得出来,多年以来成渝互掐,没有胜者,唯有促进两地对文化的认知吧。

在这本书中,冉云飞将故乡的消逝风景分为风物、故物和人物三种类别,照我的理解,这三部分随便拿出一个做题目,都可写出一部扎实且厚重的读物。很显然,冉云飞的兴趣很宽泛,在对不同事物的观察之中,可以看出他的情怀是怎样的广博。如《民生公司职员六十年前的日记》可以和卢作孚的《卢作孚书信集》来对照阅读,又或者将王闿运与巴蜀文化的风气进行对接,发现其中隐藏中的文化基因。这些钩沉看似简单,却又有着人文的情趣,不仅如此,他还将社会学、经济学等学科运用到研究中,自然就能够更客观地看待历史的演进。

历史学家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无疑,在今天普遍怀念故乡的潮流下,冉云飞对故乡沦陷实质力透纸背的见地,异于文人单纯慨叹工业文明冷却农耕文明的质朴乡情,而更多着墨于地情国情,氤氲历史气息,落墨之处,尽显对家国历史的反思。而这与他的人文思想是一脉相承的。

故乡审美学该是怎样的面貌

窃以为,故乡审美学,反映的是对故乡人与物的旨趣关注,却也还是呈现出不同的面貌。与小清新不同,冉云飞所关注的话题颇为沉重。朋友们在吃吃喝喝中见证饮食江湖的传奇故事,他却着眼于《行者演义:神游成都记》,以及《味道最说青城山》,又或者是《四川敢为天下先的三个偏方》,这种视角是差异化的,也是多元繁复的结果。

故乡与异乡,区分在哪里?它并非是单向思维的结果,而是掺杂了更复杂的情感交织。怀旧与怀念,在这本《每个人的故乡在沦陷》虽时有出现,却又有所超越。它所构建的不再是虚拟的情感空间,而是根植于大地、历史上的人文重建。

那天,在一场关于《每个人的故乡在沦陷》的文化沙龙上,朋友们聚集在一起,分享彼此对故乡的情怀,场面热烈,那是对故乡的祭念。在工业文明与城镇化过程中,故乡虽然“沦陷”,实则是并没有消逝,只是它在以另外的形态存在着。倘若我们忽略掉了对其内涵的关注,可能在意的只是故乡的表象,这与故乡的涵义也就遥远了。千百年来,故乡的演变史,或许更能说明它是不断在“沦陷——重生——沦陷”中进行,改变的只是人类对故乡的看法而已。

作家野夫说冉云飞是“细说家山风物,爬梳两地人物故实,一如悍将忆旧老僧听雨,闲言碎语犹带金石之音。”这让我想起每次茶聚的场景,把酒言欢之余,还能够聊一聊这样那样的故事,兴尽而归,千古事都付笑谈中。这恰如他在序言里的所言:“既然我无法阻止这一切人为的破坏与变迁,我只有参考地下古物、纸上文献、耆旧述忆、自我经历,来建构那过去或即将消失的故乡,聊以慰藉众多像我一样的受伤者。”

故园将芜,岁月不再,唯留下如许喟叹。当我们不再纠结于小故乡的消逝,在意的是文明的进程,这是孤独的圆满。(文/朱晓剑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