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任学的博客

时刻欢迎您的来访!

 
 
 

日志

 
 

观 音 信 仰 起源 探 讨  

2016-03-23 22:42:00|  分类: 观音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 音 信 仰 起源 探 讨

 

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宗教信仰是重要的精神现象,它给予人们思想上的慰藉和行动上的力量,是人们精神的家园和力量的源泉。古今中外,任何一种宗教信仰的形成,都有其特定的社会背景和思想根源,这个社会环境和思想根源是宗教信仰的源头。观音信仰的形成,同样有它的起源。

一、    观音信仰的原理

观音的信仰,在“观世音”这一称号中包涵有宗教原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学者考古发现,观音的原始梵名是Avalokita-svara,译作“所观的世音”,“所观者”意味着绝对,“世音”乃是世间众生的音声,通俗的说,观世音是倾听现实苦恼众生音声的圣者。在这里,Avalokita-svara这一称号为“所观者”与“观者”的结合名词,观世音是应寻求解脱的众生祈愿要求而示现的救世尊。正如西方古代圣贤的誓言:“求则与,寻则得,叩则启”。①众生只要诚心相求,希望佛菩萨护持,不论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哪种场合,观音菩萨必然随时应现。从《普门品》“观其音声”这一词语可以看出这样呼求圣名即可获得观音菩萨的守护,这种观念表现出古代印度人朴素的性格,任何时代都不会改变的宗教希求,即使在科学发达的今天,这种称名的形式,仍然成为宗教的基础。

中世纪法国著名学者拉克坦提乌斯,曾将宗教定义为“宗教乃是指以‘信心’为条件的神与人的结合。”拉克坦提乌斯认为,宗教的意义是“神与人的结合”,“信者与所信者的结合”。但是,所信对象究竟是哪一种神呢?关于这个问题,基督说:“神就是灵,因此礼拜的就是灵和真理。”暗示“神”在主观上是自己心中形成的形而上的实在物体,指出客观上神不能离开主观的心显现出来的道理。从这种意义上说,神、佛和真理是不可寻觅的,离开自己胸前三寸,在其他地方是找不到的。唯一的办法,是从自己脚下开掘,接触自己内心流动的生命脉搏,与佛菩萨相见。然后,由深奥的内观和玄秘的直感发现真理,自己创造出宗教的世界。从原始佛教角度来研究神的问题,佛陀释迦牟尼不承认有创造宇宙的神,否定客观的神存在,宣说“解脱”、“涅槃”。人解脱、涅槃,体得真如的佛陀,后世信徒却把他当做与神相等的梵主来礼敬、崇拜,就是因为信徒们诚心思慕渴仰所致。虽然说佛陀在世时否定印度人崇拜为世界创造主的梵天,但他灭后不久,无余涅槃的思想就像梵天般那样,被尊崇为永恒的灵格,现世苦恼众生将其视为“救世主”一样礼赞、信仰,成为久远圆成当体的本尊。这样,着眼于自内证的佛陀,被当做客观的实在者来崇拜。最后,皈依恭敬的众生,体认到佛陀是所观的实在者而加以信仰。如此,又结合本生谭思想,产生众生信仰渴望的现世救济菩萨的观世音信仰。

至于宗教的主体“信者”,这是从古代到永远的未来,任何一个信仰者的中心问题。长阿含第二《游行经》云:“以己灯明,以己为依所,其他别无依所;以法灯明,以法为依所,其他别无依所。”这里所说的法,是宇宙的真理,入绝对无我的理境。换句话说,信仰的主体并非客观的对象,而是主观的内心。所谓主观的内心,就是说不论信仰佛或神,首先应以信仰己身的心理为基础。信仰己身就是相信自己的灵性,确信灵性内现的自我行动。任何人都可称自己为万物之灵,这灵性不仅可触发行动,而且是可敬可赖的。这样灵性降临的心,胸臆宽大,没有自他之别,超越憎爱善恶,达到纯碎无私的境界,表现出解脱的知见,以此为宗教理想,就叫做观自在菩萨。

观音菩萨的思想信仰,原本就是基于佛陀释迦牟尼的智见悟达,充满慈悲怜悯的人格,以真理正法为骨架,再由本生谭附上骨肉,又受到印度梵天思想的影响,带上一定的色彩。但是他的血液、命脉等最重要的生命,乃是众生内在的灵性。这种灵性就像阴电和阳电接触发光一样,契机观其音声,发动灵性,称念观音菩萨名号,礼拜她的圣灵,自身即成为观音菩萨。这种灵性没有男女之别,却有以母爱发挥这种灵性的特征。观音菩萨的慈悲没有憎爱自他差别,也没有善恶美丑、贫富强弱之别,当下尽悉怜悯一切众生、拔苦与乐的誓愿,是其一大特色。观音菩萨立足于无差别平等的大慈悲,之所以有广大灵感,乃是因其证得绝对空性的解脱涅槃之故。

观音是誓愿不度一切众生苦恼绝不休止的菩萨,以慈悲为心性,忍辱柔和为本相,与愿施无畏为印契。但观音自体则是触及现实烦恼众生心性应现的圣灵之存在,随着时空的流逝,顺应众生的欣求,示现种种迹象变化,依《法华经》可叫做普门示现神通力。具备如此妙用灵格的观音菩萨,最初受到了印度五河地方,尤其信度河下游区域民众的崇拜,后来由犍陀罗传播到整个印度,随后又传到中国、朝鲜、日本,乃至亚洲。这样,观音的信仰成为一种清流,从古到今,在东方人心中,给予生命,光明照耀,培养出合和的精神。此外,大乘佛教的勃兴时代,已有当时印度的学者们至心礼拜观音菩萨。从这一方面来看,是以观音信仰为母胎,至大乘佛教发达成熟时成立的学说。大致上,印度五河地方及信度河下游是雅利安民族②移住的地方,他们与此处印度土著居民一起称颂观音菩萨威德潜被、灵感昭著的灵格,以虔诚孕育成这一信仰。

二、    内在的根源

     世界上任何事物的产生、发展,必然有其内在的因素和外在的因素影响。观音菩萨信仰,这种两千多年来备受千百万民众推崇的思想,她的产生,也存在着内在、外在两种因素。因此,我们探求观音信仰的起源,有必要从内在和外在两个方面进行考察、探讨。

公元前六世纪降生在印度边境的佛陀,为何权化成为形而上法身的观世音菩萨,在这里我们首先用内在考察的办法来证明。众所周知,所有宗教都是以教主的人格活动为焦点,信徒皈依信奉的是其教理。观音菩萨的起源也是如此,也是以教主释迦牟尼的人格活动为基础的。佛陀在出家前,身为王子的他看到世间人生皆苦,于是集中精神求证实相的秘义,由内观禅定,在内心灵光中寻求自我证明的道理,解脱世苦,超越人世变迁,体得自如。由此可了解佛陀伟大人格的根柢,主要存在于这自证体得的真理上。

一位沙门成为真理妙法的化现,救世济人的导师,而其慈愍感化的结果,是其成为印度人心归顺信仰的目标。如此,给予大智大慧悟得慈悲怜悯的佛陀之人格,清楚地映现在信徒的脑海中,产生恋慕渴仰之心,在希求的信仰上构成形而上的实在的法身佛。佛陀曾这样教诲信徒:“见法者见吾,见吾者见法”。体现佛身是常住永恒不变的实在者。因此可以证明,“佛以法为身,以梵为身,即法即身”。这里所谓的梵,是印度婆罗门教的理想国。即“法”这个观念结合了梵的思想,逐渐变得神秘伟大,产生了真理化现者—佛陀,不论何世何时何人皆得仰慕、归投的思想信仰。当是印度人相信如此伟大圣者必有神通力,佛陀作为神通力保有者受人敬仰。佛陀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种好,颜容挺特的威仪,同时集教徒的皈依赞扬,显现为慈愍救世的应身佛象征。这种应身佛思想是变成后来观音信仰的重要因素。

活在世上的色身佛陀,在尼连禅河畔灭度,教徒们已无法聆听他温柔的语言,无缘观瞻他慈祥的圣容,在身怀落寂之情的弟子们心中,应现佛的思想因此逐渐变得浓厚,为了礼拜应现佛,“念佛”、“观佛”的思想产生了。最初是忆念思惟色身佛,信仰归命依凭其人格,虔诚地遵从其教法,希望能自己体现佛陀人格。从宗教学上讲,教主的人格往往是由信徒理想形象的希求与圣者哲理融合,予以神秘化而成。因此,仰慕佛陀不已的虔诚信徒,为美化、理想化教主,遂将形而上的法身佛结合当时印度神话,以应现观音菩萨为其表征。这种演变,在佛陀灭度一百年时即开始萌芽。

首先,释迦如来在世时,憍赏弥国优填王说:“吾愁不得见如来,若得见如来,即死心无憾。”③此时就有这样的悲叹。当佛陀灭度的休息传来时,虔诚敬爱仰慕的信徒们,其忧恼恸哭的情形是无法形容的。佛陀慈悲温柔的声音,深宏睿智的说法,时常在信徒耳边响起;佛陀庄严殊妙的圣容,时常在信徒眼中重现。信徒们敬爱仰慕的信念不绝,佛陀的灭度,使他们由最初有无皆可的世尊变成了不可以没有的救世者的希求。而呈现佛陀原始淳朴的救世精神,就是观众生音声的救世者,即观世音。就观世音这一称号来说,观世间音声,但重点并不放在“世”上,主观上直接称作“观音”;客观上由文法结构来看的话,可解释做过去被动“所观音”。事实上,佛陀在世时,信徒们亲耳直接观取感受其音声,可说是“观音”;但从应身佛所成法的发展上来看,就是“所观音”,是客观的实在。其后,随着对佛陀仰慕崇拜之念日益加深,佛陀宏大无边的慈悲和圆通不可思议的的特性也日渐加重,幻想佛陀就是观世音,因而产生了神秘不可思议的实在者这一观念,并相信其永恒常住此一世界,救济世间苦恼众生。

其次,观音是二千多年来受人仰慕崇敬的菩萨。菩萨思想在佛教初期阶段已经萌芽,菩萨一词散见于《增一阿含经》,④《摩呵僧祗律》中也记载当时供养菩萨像。⑤因此,可以确定菩萨思想在《阿含经》成立时代已经存在,其像大众部所传《摩呵僧祗律》编辑时代也早已问世。《阿含经》及毗奈耶的形成,据学者考证,当在佛灭236年后第三结集,已形成经律系统。由此可证明,公元前250年菩萨思想和菩萨像已经成为佛教普遍概念。如此说来,佛陀释迦牟尼应化为观世音菩萨,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可以说,大乘经典中的菩萨,就是脱胎小乘经典中的阿罗汉。如小乘经典中的舍利弗,在大乘经典中变为文殊菩萨;原始经典中的目莲,成为大乘经典中普贤菩萨,等等。从这些例子看,生为人类的释迦牟尼,是观音菩萨的迹相应化。观音不就佛位,甘做菩萨,体现了佛陀的法身常在不灭、现世永住的思想,是菩萨的代表。佛陀灭度百年后,从毗舍离会议进行第二次结集起,到阿输迦王朝前后200年间,确定与崇拜塔婆,尊重遗迹的风尚的同时,观世音菩萨的思想信仰已大体形成,此时从印度艺术也可证明其属实。

如上所述,法变成法身佛,而主观的法身佛变成理想的应身佛,更转而成为客观实在的观世音菩萨,毫无疑问,这是以佛陀慈悲济世的人格为基础表现出来的,这是观音信仰产生的内在根源。

三、    外在的影响

形而上的法身佛为何具体现身为理想化的观音菩萨,为了解这一变化,还须进行外在的考察;审视当时印度一般宗教思想趋势,明显受到神化影响,因而有必要研究其对宗教哲学产生影响的程度。

从释迦牟尼本生谭、有关经典中,我们可以看到佛陀证得了正法,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人们都会将佛陀正法奉为最上之法。因为佛陀本身已完全体现了法,故佛陀就是法,也就是梵。因为最高的法与婆罗门最高的神同等看待,讲法具体化、理想化,变成人格化的圣灵。梵天本是男性的神,是世界的自在者、创造者、化生者。如此梵天,是法与佛融会合一,促成应身佛思想,其必然结果就是产生创造、支配、维持宇宙一切的信仰,并且更进一步带有譬喻的说法及神话属性,具体表现成为理想化的观世音菩萨。这种譬喻以古神话为材料,神秘不可思议,最终成为世间众生的救度者。譬喻说法中第一个是等观普济的行动,这是为了使佛陀在菩萨道修行中勇猛不可思议的慈悲行动得以具体表象,以古神话为材料加上彩丽的本生文学。慈愍救世及拔苦与乐乃是贯穿佛陀生涯的重点,此种精神在一种人格上活动的实例,表现在《本生谭》中。此外,《阿含经》、⑥《那先比丘经》等原始经典,以及《过去现在因果经》、《菩萨本行经》、《贤愚经》等也有很多记载。

佛陀在行菩萨道时,有一次下生为尸毗王,割肉救鸽;此后又下生为毗湿安旦罗王子,为着救助贫乏、饥饿、痛苦的人们,常施恩济,最后把妻、子都布施给了穷人。这种超然无限的慈悲救世与拔苦与乐的精神,就是出于佛陀释迦牟尼不可思议的同体之心。此外,菩萨故事中像苏大拏太子之勇猛精进及等观普济行动,受到由法身佛进入应身佛的思想信仰影响,表现出化益有情的情操,此即观世音菩萨信仰,由此获得“普门”这一名称。一般称《本生谭》仅是一种神话,这种观点有错误之处。佛陀释加牟尼的本生故事,不仅主张客观的描述神话,而且是以后来神话、民间传说和童话为题材,表现佛陀慈愍救世的精神及其自内证的理想,给神话附上了生命。因此,尸毗王的故事,毗湿安旦罗的故事,就是以其修行之客观性作为证据,证明生为人类的佛陀释迦牟尼是永劫救世主,又是应现普济的圣灵,藉以表现其内在的精神。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本生谭与观世音菩萨思想信仰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观音信仰产生的过程中,我们还应该看到,他曾经受到了西方思想、艺术、文明的影响。希腊与印度自古以来就有密切关系,阅读佛灭以后至公元初年的古代史,公元前250年时,阿育王为宣传佛法,曾派遣“法大官”到叙利亚、埃及、马斯顿尼亚,将佛教传播到西亚和欧洲。亚历山大大帝由波斯攻入印度,希腊弥怜陀王吞并了印度和新度州。⑦在弥怜陀王之后,大月支族的迦腻色迦王建立犍陀罗王朝,保护佛教。据塔拉乃他《印度佛教史》记载,在迦腻色迦王时代,善知识们已普遍崇拜观音。在巴利文的《那先比丘经》中,亦记载着弥怜陀王与那先比丘有关佛法的谈话,那先比丘为弥怜陀王解说50余条法义。对这些历史记载进行比较、分析,我们应该看到,希腊文明与观世音菩萨思想的起源和发展,有着很大的关系。而东西两大文明的交叉点印度河下游,当是观音思想的发源地。

随后,东西融合文明逐渐向北移动,成为犍陀罗文明,并在贵霜王朝的迦腻色迦王时代达到成熟。据玄奘法师《大唐西域记》记载:“犍陀罗国东西千余里,南北八百余里,东临信度河。”其他史籍的记载也说其区域广阔。此地佛教思想最初属于上座部系,尤其是说一切有部,后来变为大众部学风,不久成为大乘思想勃兴之地,《大毗婆娑论》中各处提到的西方师和外国师,就是指这一国的学者。因此,《道行般若经》中记载萨陀波伦为求般若菠萝蜜,东行2万里来到此国,谒昙无竭菩萨,得到般若教法。⑧这些记载均显示此地大乘般若思想早已勃兴。

龙树曾在《大智度论》中讲到萨陀波伦,说:“此菩萨行大悲愿,心柔软故,处众生恶世,见贫穷老病忧苦,即为悲泣,故众号萨陀波伦。⑨有云:此菩萨为求佛道,故远离众人,处空闲处,寻求心之远离,一心思惟筹量,勤求佛道,于世间成佛。此菩萨世世行慈悲心,以少因缘故,生无佛之世。此人以悲心,欲众生不失精进,故处空闲林中。此人以先世福德因缘及今世一心大精进,由此二因缘闻空中教声,不久便灭。”⑩从龙树对萨陀波伦菩萨“大悲心柔软”、“悲泣贫穷老病忧苦”、“一心思惟筹量”、“闻空中教声”等句的论述,以及他是距印度遥远的西方来的史实综合分析,当与西方希腊有着特殊的关系,也与观音思想信仰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另一个不得不论述的问题是,“犍陀罗美术”亦称为“希腊佛教美术”,这种美术带有希腊美术与印度佛教美术融合的特征,从信度河下游等地出土的遗物看,可知犍陀罗美术受到了希腊文化很大影响。欧洲学者研究证明,塔拉乃他在《印度佛教史》也记载,在迦腻色迦王时代,善知识们已普遍信仰崇拜观音菩萨,由此可以确认,东西文明与观音起源、发展有密切关系。观音信仰起源是以佛陀释迦牟尼为本源,这是不容置疑的。其思想形成过程,先由生身佛陀进为法身佛,再由法身佛进为应身佛,到佛灭度后百年毗舍离会议前后萌芽,直至佛灭后二世纪阿育王王朝时,即公元前三世纪中期,观世音菩萨思想信仰大体酝酿完成。至于“观世音菩萨名称”和“宗教体系”,大约在佛灭后三世纪形成。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后来逐渐参差混入婆罗门神话,并伴随着真言悉地的发生,受其介入而生出六观音、七观音等诸种变化神格。日本学者后藤大用研究认为,这种变化是在《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成立以后,密部经典编篡时代。惟大乘经典编篡时代,应现之观世音菩萨及密教所说胎藏界曼荼罗中观音院相关思想等渐次成熟,要说是受到观世音菩萨思想信仰影响,更准确的应说是观世音菩萨思想成立以后,为叙说其应现普济之圣格而吸收编入的东西。如马头观音、多罗观音、不空绢索观音、准胝观音、千手观音、青颈观音等应现变化诸观音菩萨,均受婆罗门神话影响。

我们讨论印度婆罗门教对观音思想及名称的影响,不能不说到一位女神,这位女神是印度古代名声最胜三神之一湿婆的配偶。婆罗门习惯上泛称神的配偶—女神为“烁乞底”,崇拜女神的宗派,称为神妃派。烁乞底是性力之义,依其信仰,神妃乃是主神性力的拟人化,主神性力是神妃的潜势力。因此,女神不仅是神妃派主尊,也是一般信仰的对象,归依的焦点。根据《奥义书》的记载,女神性格具有慈勇二性,温和、慈悲的神性是神妃的本相,怨敌退散,勇猛神性,则是主神湿婆的性力拟人化而成。而这又混入密教,变成六观音、七观音、三十三数等变化观音。又因女神持物为莲花,故称为莲华部部主。本来,观音菩萨是男性神格,却看成女性神格,大概也是受到神妃派的影响。

以上,我们论述了观音信仰的原理,观音信仰产生的内在因素和外在影响,其产生和发展的脉络是清晰的,概括以上论述,笔者认为,在佛教的初期阶段之所以产生观音信仰,这是因应佛陀释迦牟尼灭度,佛教在发展过程中的必然冲动和客观需要,这是古代印度佛教智慧的结晶。

 

注  释:

①《新约马太福音》第七章。

②雅利安民族,传说公元前3000年左右居住于中亚细亚某地区,公元前1500年左右移居印度五河地方。

③《增一阿含经·第二十八听法品》。

④《增一阿含经》第二十八、第三十六。

⑤《摩阿僧祗律》第三十三。

⑥《中阿含·第十四大善见王经》、《长阿含·第三游行经》、《增一阿含·第三十八马血天子问八正品》。

⑦公元前160年至140年在位。

⑧《道行般若经·第九萨陀波伦菩萨品》。

⑨意为常啼。

⑩《大智度论》第九十六。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